书友还读过

秣陵英雄传
旧版升级版

秣陵英雄传
联系我们

玄幻  |  蝴蝶飞飞

小曼没法拒绝,就备在客厅和肖明一看电视。“姐夫,烦你把我的手机拿来,好吗?就在我身带的包包里。”于伤口还没有完全好,卢小曼现在一路,下面的撕裂处隐隐作痛。肖明闻立刻起身。“好的马上就来。”刚走卢小曼放包的地方肖明就听见她在客里喊着:“还是不了,姐夫,你还是包包给我拿来吧,自己找。”肖明这候已经打开了卢小的包。“没事的,已经看见你的手机。”卢小曼的声音起来似乎有一些紧和慌乱。“你不用我拿了,姐夫,真。”肖明不觉有什异样,只管拿了手便往回走。拿到手,包里一个明晃晃东西晃动了一下,分亮眼。那是什么虽然翻动别人的包种行为确实有些下,但是肖明已经看了那玩意是什么,由得好奇地将它拿来,放在手里。这一个金色的筹码。的尺寸好像比一般视上看到过的筹码大,而且明显掂在里,很沉重。筹码中间,是耀眼的金,似乎被抛光过,光闪闪,煞是好看上面还用激光刻着个阿拉伯数字:。万?这是一个面值一万元的筹码?肖把这枚筹码放在手反复掂了掂。这么,这个不会是真的子吧?还在看着手的筹码,这时候卢曼已经挣扎着移动了门口,一把夺过。“姐夫,你怎么以乱翻我的包呢?被抓了个现行,肖感到十分尴尬,但面子上还是有些挂住。“我没有翻你包,这不,把你的机拿出来,它就在面,我就拿出来看看,其他的东西我概没动,真的。”小曼黑着脸,嘟着,虽然脸可能因为痛而有些抽动,但是坚持着抢过肖明里的包。“姐夫下不许这样看我的包哦,尤其不能动这筹码。不然我就告我姐,说你欺负我”肖明苦笑着摆了手。“好了,我向承认错误,再也不动你的东西了。不话说回来,你这个码真漂亮,不会是金的吧?看不出来小曼你还赌博啊。卢小曼激动地涨红脸。“才不是呢,夫你别胡说,这个我的幸运符。外人能随便碰的。”原是这样。肖明伸手住卢小曼的手臂。别在这里站着了,,我扶你去沙发上着。”卢小曼小心翼地将筹码放回了里,又将包包搂在里,活像保护刚出的文物。确认没有题,她这才伸出手,挎住肖明粗壮有的胳膊。肖明还没应过来,卢小曼纤的手臂就穿过他的下,揽住了他的胳。由于站立不稳,小曼的身体直接贴了肖明的手臂上。感到手臂上传来一柔轮温暖的触感,乎他的手臂中部完被卢小曼夹在两团轮之间。这种陌生触感带来了剌激让明不禁咽了口口水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卢小曼将肖明的手开,与他保持着一距离的坐了下来。视里播放的是个爱片,男女主人公明很相爱,但是由于实的原因,加上女角对男主角的误会使得两人不得不分。卢小曼看着这一,不由得哀从心头,坐在一旁偷偷抹角。肖明一看卢小在那边神色异常,细一看发现她居然了。吓得他赶紧给递了几张纸巾。用巾擦着眼睛,卢小抬起头,两个眼圈红的,活像只小兔。肖明有些手足无地安慰着她。“怎哭了?有什么不开的就说出来吧,别在心里,那样更不受。”卢小曼呆呆望着电视里的痴男女。“我是真的很阿峰,我不能没有。这种事情,我也想让它发生的,我得错并不在我,可,他完全听不进去…”自从肖明上次了“号酒吧”寻找小曼的下落,他就定这个女孩根本就有想象中的那样单。更何况如果真的么爱自己的男友,怎么会随身带着振棒来自己的闺蜜家住呢?还不是因为己欲望太强,又不道如何把控,所以被别有用心的人给用了。不然好女孩有那么容易被灌了情药,还在KTV的包房里被轮的。肖在心里冷冷地想。过表面上,他还是作一副关心的样子慰着卢小曼。“感这种事情,勉强不的。老话都说,强的瓜不甜。勉强的情,真的是很难走去的。既然他选择开你,那你也潇洒点,随他去吧。”是这样说,但是肖刚刚想起了卢小曼见自己和陈嫣在屋做嗳的呻吟声,自在屋里用振动棒偷自我安慰的一幕,是不合时宜地浮现肖明的脑海里。想了面前的小姑娘,着自己的面巢吹的子,手臂上似乎又了一种被两团嫩肉在一起的温热的爽。肖明有些不能自,连脸都有些泛红他赶紧看向电视,到一个黄金档的娱搞笑节目,借此来复自己按捺不住的情。再不控制,就……卢小曼这时候却偏偏靠近了肖明她又擦了擦眼泪,着居然把头轻轻地在了肖明的肩膀上肖明又感受到了一轮绵绵的弹性贴在自己的手臂上。他要将卢小曼推开,是已经晚了。肖明下面已经高高地支了帐篷,将裤子的间部分顶起了老高幸运的是,卢小曼然把头靠在肖明的膀上,但是她现在闭着眼睛正在暗自伤,所以暂时还没发现肖明的异样。正她还没有睁开眼,那么自己就暂时享受着这种美妙的觉吧。肖明索性破破摔,将手臂又向卢小曼那边靠了靠“姐夫,我真的很他啊……”卢小曼然说话,把肖明吓一跳,但是他马上过神来,安慰着靠肩头的小曼。“没系,总会有一个男,是上天派来专门给你,用来好好爱的。你现在还年轻只要好好工作,好生活,很快就会遇他的。”卢小曼没说话,隔了几秒钟她反问肖明:“那夫这么爱陈嫣姐,也是由上天派来专爱她的嘛?”肖明声说道:“算是吧不过我们也算是彼的那一个天使,我信你陈嫣姐也是很我的,哈哈。”说这些话的时候,肖不禁感到心在滴血如今的陈嫣,已经是当年那个爱他爱疯狂,不顾所有人反对嫁给他这个穷子的陈嫣了。现在陈嫣,他看不透,不透,也不敢猜透卢小曼凄凄然笑了下。“我当然知道陈嫣姐很爱你,有候看着你们两个人恩爱的样子,说实我真的很羡慕呢。肖明现在有些津虫脑,鼻子里全是卢曼身上的香味混合淡淡的消毒水的味,加上身上陌生到些剌激的柔轮的,有若无的挤压,他在恨不能带上小雨,就在这沙发上和小曼狠狠来上一炮干得她巢吹才好

生仙死神
特色官网

生仙死神
下载专区

玄幻  |  逸年

“啧啧……”秦书凯地之后,拍了拍手掌对张少嘿嘿一笑,说“这回得四千住院费!你又亏了!”长头和张少很是不淡定,个秦书凯的身手实在利,好不容易请了两武校的教练,娘的,人撂断了胳膊不说,给踢翻了。两个打手下了,自己还有什么判的资本?长头发手的香烟哆嗦了下。柳既兴奋又紧张,这一打的实在太过瘾了。来这个秦书凯对于自还是有作用的,就是看看这个男人究竟还什么本事?张少肯定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说,秦大全,你的人行,是不是该你出手,你当时可是说一定教训这个小子的。秦凯就说,张少,赶紧吧,我不想惹事。这他的心里话,虽然这柳橙说会保护他,可那天这个女人生气了到时候不是自己很是动,自己没有资本和些人整天斗来斗去的秦大全原本就是一个赖,他和这个张东山过是为了骗点钱花花平时到那边吃拿卡要还远远没到非要拼命地步,开始就抱着借这件事讹诈点钱财的头,听到秦书凯这么,以为这小子怂了,笑道:“呦,看不出他妈说话还懂得什么想惹事,已经把我的打了,老子是不会放你的!”秦书凯本来实不想惹事,听到这,很是不屑,他微笑:“人我已经打了,还想如何?”秦大全听这话就恼了:“你妈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扬起蒲扇大小的手向秦书凯猛然抽了过,他是动了真怒,不点真格的,这小子不道厉害。秦书凯看到大全出手,而且摆明要扇自己的耳光,士杀不可辱迎了上去,把就抓住了秦大全右的脉门,两人身高相,不过秦书凯相对瘦一些,秦大全本来以自己吃定了秦书凯,想不到对手的五指如铁钳一般抓住了他的腕,稍一用力,秦大半边身子都变得酥麻比,他这才意识到有不对,眼前的这个穷子并非表面看上去那文弱。秦书凯冷笑道“不要逼人太甚!”大全只觉着他的五指来越紧,自己的手腕骼几乎就要被他捏碎诧异于秦书凯强大力的同时,内心也感到些害怕,苦着脸挤出个笑容:“可能是误……”“误会就滚蛋”秦大全失败后,秦凯走到了张东山前面伸手就是一个耳光,听见啪的一声响,张山的脸上满是吃惊,次被打已经很苦恼,不到今天又是被打了光。“你他妈敢打老!”秦书凯又是一个光,既然和这个小子了仇,那么有机会就多多的打,不打也是人,打也是仇人,如把这个小子打怕了,也就不敢在找自己的烦了。脸上的疼痛让东山不敢在说话。秦凯很是不屑的说,滚如果以后让我看到你遇到一次打一次,知你看到老子绕道走。东山看到秦书凯如此厉害,不敢说什么,着秦书凯,心惊胆寒走了,等到几个人走后,柳橙很是高兴的,小秦,很好。秦书很是无奈的说,柳姐 ,仇人我是结下了,这个保镖做的也很困啊,要不……柳橙很不高兴的问,秦书凯你是不是想反悔你的诺。说着,很是暧昧撞了撞秦书凯的身体女人身体撞击的感觉让秦书凯飘了起来。里想,***,真***舒服。秦书凯那儿经得住这样的骚扰,心很是激动,赶紧回答,柳姐,我很是愿意护你。柳橙很是满意高兴说,这还差不多走吧。回到宿舍,因发生了张东山这样的情,到了宿舍区,各回到自己的宿舍。秦凯到了宿舍,李成万就回来,如打量怪物样,过来问,秦书凯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不是和那个美女约会了,看来你最近的女指数很好嘛。秦书凯是不屑的说,不要胡,我没有你的本事,天抱着女人日来日去,不过我劝你要节省,不要把自己给弄阳了。李成万笑着说,现在很棒,最近每天上那是梅开三度啊。书凯很是不屑的说,你这样的德行,还梅三度,别人吹牛b可以,你就不要吹了,那点大的东西如小皮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孩的家伙。李成万的伙确实很小。李成万是生气的说,***,你那个大,如驴吊一大有什么用,还不是天晚上自己解决,老的小,那是短小精悍女人就是喜欢,真是***不识货。秦书凯说,我***是男人,不需要识货,你这句话是对你老婆说吧。两闹了一会儿,李成万然提到了挂职的事情,李成万说,秦书凯我知道你是没有关系人,这次下去挂职是机会,如果下去,说定哪天就提拔了,这竟是一个好机会啊,追求的大男人,肯定会轻易的放过。秦书很是不屑的说,自己有他的那样官迷,还先考虑成家,至于是么事业以后再说,所根本就不想去什么挂。李成万很是不屑的,秦书凯,大男人考的就是征服整个世界小男人才考虑家庭和人。大男人征服了世,就拥有了无数的女,小男人征服了女人最终会受制于女人,弟,醒来吧。秦书凯是不屑的说,***,老子愿意做小男人。成万就骂道,典型的成器的东西,难怪下的家伙长那么大,整想的就是那点破事,以到现在光棍也是正。李成万后来介绍说按照县委当时的分配额,农业局也就个挂名额,主动报名的竟有个人,李成万就是动报名的人之一。面这么多人,单位领导难决定究竟谁去,这时候关系就显得很重,没有关系想都不要。

龙血神婿
介绍指导

龙血神婿
玩家分享

玄幻  |  绾青丝

而就在徐子恒满脸懵逼的时候,隐隐的听到,旁边张天拨打的电之中,同样传来了一道惊怒恐惧怒骂声:“张天,你个小杂种惹祸了!我草拟大爷,你竟然敢得林先生!快!快去给林先生道歉否则,你特么就不是老子的儿子从此给我滚,老子再也没有你这小王八犊子!”张天:“……”着手里挂断的电话,张天同样目口呆,怀疑认错了爹。尤其,当看到,徐子恒同样懵逼的神色后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二人的头。“子……子恒哥!我们好像大祸了!”两大恶少这一刻,头瞬间炸裂。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够让自己二人的老子,尽数惊恐如此的程度,那林凡……究竟是么恐怖人物!“快!发动一切人!找到林凡,快,否则等林凡找我们,我们死定了!”徐子恒激灵打了一个寒颤,而后发出一道恐欲绝的声音。一瞬间!两大恶,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赶紧给一个人脉,拨打电话,发动寻找林的疯狂行动。怕是林凡都想不到这一刻,整个江市都被彻底轰动。夜色渐渐降临。而作为江市最的会所——盛世,则是一如既往灯火辉煌,人头攒动。一辆奔驰,停在了盛世会所的门口,而从走下一男一女,正是林凡和白伊白伊的俏脸,依旧有些苍白,秀之间蕴含着浓浓的担忧和凝重。竟,这一次得罪的可是江市两大少。那么日后的麻烦,想起来都白伊心颤。“白伊,你怎么这么才到?”就在这时。一道清脆仿银铃的声音响起,却见一名身材丽长裙的美艳女子,快步走了过。这名女子,便是白伊的同学兼蜜——温倩。不过,在她看到白身边的林凡之后,温倩秀眉瞬间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厌恶鄙夷之色:“你怎么把他也带来?而且穿的和乞丐一样,这么寒,不是让老同学笑话吗?”温倩话语,没有丝毫留情,瞬间让白有些尴尬。只是,尚不等白伊回,温倩的目光一转,盯着林凡,高临下的说道:“喂!你个土老,你来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我们同学会吗?若是让别的同学看到,你不是让白伊丢人吗?”“赶滚!哪里来滚哪里去!真是恶心”温倩话语尖酸刻薄到了极致。间,林凡的眉头微微一皱:“关屁事!”什么!听到这话,温倩白伊尽数愣住了。在她们的印象中,林凡平日里懦弱卑微,哪怕被人指着鼻子骂,都笑脸相迎,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凡竟然如不客气的反击。“你……你!!”温倩当下被噎的满脸涨红,指林凡竟然说不出话来。深吸一口,她这才将怒气捋顺,不由气极笑:“好!既然你不怕丢人,那来吧!今天就让你见见世面,知自己是什么东西!”“哼!人均万的消费,算是便宜你个土鳖了”说完,温倩看都不看林凡一眼拉着白伊便向着会所之内走去。林凡则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跟在后。盛世会所!是一家餐饮娱乐体的豪华会所。一楼便是酒吧,刚进入便可以听到震耳的轰鸣声嘈杂、昏暗,里面的每一个人仿奔放的野马,在摇晃自己的身体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刚刚进,林凡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被高处的一个卡座,给吸引了。那卡座,位于酒吧的最高处,从上下看,俯视一切。仿佛这个卡座便是这个酒吧内的王座一般,高在上,只能仰视。不仅如此!整宽大的卡座上,仅仅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妖艳女人。仿佛整个会所内的女王!那一双手,摇晃着红酒杯,淡淡品尝的贵和气质,让人怦然心动。似乎察到了林凡的目光一般,前面的倩,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鄙夷和味:“你个土鳖,没见过吧?告你,那是盛世会所的玫瑰王座!是这里的主人——血玫瑰的私人座!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血玫瑰!这三个字,对于林来说,极为陌生,但是对于整个市来讲,却是无人不知。杀人不血,沾血必杀人!血玫瑰,乃是市手眼通天的人物,通吃黑白两,威名赫赫,无人敢惹。当听到三个字,就连白伊,也是俏脸微一白,不敢停留,和温倩继续向二楼走去。不过在她们后方,林则是眉头微微一皱。不知为何!感觉那个‘血玫瑰’有些眼熟,乎在哪里见过。林凡淡淡的摇了头,当下并未在意,便跟着二人着二楼走去。与此同时!在玫瑰座之上,血玫瑰一边淡淡品尝着酒,一边双眸直勾勾看着手里的张照片,神色惊喜、迷茫、感激亢奋。“原来你是我的老板!”玫瑰看着手里照片上的男子,这刻,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时,还是一个小女孩,家逢巨变,父、亲人尽数被一群国际巨凶,寻而至,全部杀死。而就在她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的时候。却是出了一个少年。那少年只有十三四的模样,但是身手鬼魅的超乎所人想象,那个国际巨凶手下,足三十二名金牌杀手,尽数死在那年的手里。直到最后!那位国际佬,也惨死在少年手中。他救了的命!血玫瑰永远忘不掉,那个年稚嫩而又坚毅的面庞,那是她恩人。直到长大后,她成了盛世所的主人,但是依旧不断的派人寻找自己恩人的下落。直到今天当上面将一张照片,发到她的手,她这才明白,自己当年的恩人便是自己现在的幕后BOSS!“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你的孔,我一辈子都无法忘却!”血瑰看着照片,惊喜而又彷徨。这片上的男子,正是……林凡!而在这时!当血玫瑰的余光,扫过刚走上二楼的一道身影之后,她娇躯狠狠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的眼睛:“他……他是……”这刻,她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卡座站了起来,而后将手里的照片,前方那个男子的面庞比对。直到确定是一个人后。轰!俏脸大变仿佛疯了一般,赶紧走下卡座。!当血玫瑰从玫瑰王座上走下,个一楼酒吧,都是猛然一静。一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血玫瑰,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流露如此骇然惊惧的神情,仿佛见到什么可怕的人或事一般。嘈杂的论声,在酒吧内,响彻起来。这不止!哗啦啦!一名又一名身穿装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之中,鱼而出,眨眼之间,来到了血玫瑰身前

千千有玺之夏自成蹊
是什么

千千有玺之夏自成蹊
电脑版客户端官方下载安装

玄幻  |  雪色无香

经理这时候似乎是想跑,他的子里一股子阴气慢慢流淌出来这可让我看的清清楚楚。想跑连毛都没有!我朝着经理看去阴气流出的速度更快了,也就眨眼的功夫,阴气完全流出,然在经理身边形成了一个人形。而经理,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已然是昏厥了过去。人形越来真实,虽然只是个影子,但依还是能看出人的样子。她的身很不错,化成人形后,我也看楚了她的样貌。明显是一个女,而且长得相当不错。那女人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神幽怨不停的朝着我磕起头来。怎么事?怎么还给我磕头呢。“大,求求您,放了我吧!我是这KTV里的公主,是他们害死我的!”她说着,就指向了经理眼中的愤怒看的出她说的话并像是假话。身后苏芮见到有鬼,也吓得不行,躲在我的身后可依旧还是有话想说。“方易快!快杀了她,她是个鬼啊。“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说了,杀不杀她是我的事,鬼有好坏!”我愤愤的朝着苏芮了一眼,她也不敢多言了,吐吐舌头,依旧躲在我的身后。好,你说说,他们为什么要害你?”我朝着女鬼问道。“我身份低下,在这里,就是那些板的玩物,可为了生存下去,们也没办法,哪知道经理他根不是人,居然连一分钱都不给们,生病了就只能活活等死。她说完,声泪俱下,整个鬼身微微淡化,似乎是因为啜泣造的。听完她的话,我也重重的了口气,因为徐幽幽就是这样人,所以,我对她的遭遇也是有体会。“行了,起来吧,以别害人了,那你们为什么会被在这里面啊?”女鬼停止了哭,随即说道:“你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那个人呢,所以我们出来后就附身到了这几个生身上,后来才发现你不是,不起,我们是被一个和你一样高人困住的。”女鬼似乎也不道太多信息,看样子,之后身的苏芮知道内容了。我偷偷的着苏芮看了一眼,发现她眼神烁,那我知道该问谁了。“好你们也是可怜人,我就大发慈,送你们上路,到了下面,好做事,争取早日投胎。”我说一声,他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那个头牌身上的女鬼也紧跟着出来,跪在了我的面前。我在中玉尺经中翻阅一遍,从中找了照度和转世两条符咒,但是世这符咒我还画不了,我的能还没到这个地步。超度符,我能画出来,比较简单。我随便地上捡起两张黄纸,用朱砂笔上面描绘了一番。超度符瞬间型,在我眼中亮了一下。我扔超度符,那符箓晃晃悠悠就贴了女鬼的身上,与此同时,半之中,出现了一道圆形的洞口似乎是在接引她们进去。那两女鬼再次朝着我磕了好几个头感谢我的所作所为。“去吧。我双手掐了个法诀,催动超度,女鬼化作一缕青烟,飘进了中。送走女鬼,洞口便消失了苏芮深深的望着我,眼中充满兴趣。“还看我?你难道没有想对我说?”我反问她。苏芮上羞红一片,把我带到这里来又做了这么多事,胸口还有个鬼护着,这明显就是想让我做箭牌啊。“我……我没有啊。“没有?那算了,当我没说,苏家的事以后自己去处理吧,有这里是张家的地盘,死了这多人,我看你怎么解释!”她我这么一说,吓了个半死,哭着脸,一把抱住了我。那绵软停的在我身上蹭着,弄的我都些心猿意马。“方大师,方哥,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啊。”我冷哼一声,这钱还不是好拿的。“瞒着我?你觉我还会帮你苏家?”说完,我着门口走去,此时,门已经能常打开了。“可是……可是这怎么办?”她指着地上的尸骨有断臂残肢。她似乎有些惧意但我还得装出一副风淡云轻,深莫测的模样:“我会怕一个小的张家?”我背手走出房间苏芮也害怕的跑了出来,跟着就走出KTV,像是没事人一般。而此时,天色已暗,我为了的像一点,朝着苏芮说道:“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以后别找我,若是你还敢来打扰我,怪我对你无情!”说完,我便了个车,扬长而去。一次次的我,我却在帮你,当老子是什啊!哼!虽然我也很想知道这张家是否是我想找的张家,但自己会去找,苏家在这里面掺,还是免了。打车回到家中,径直走进了旧楼里,今天似乎幽幽并没有客人。“幽幽,开门,我回来了。”我拍了拍门生怕里面有人,所以还是朝着面喊了一声。也就一分钟功夫她就出来开了门,见我回来,色却不太好。“哟,今天看样心情不好啊,家里出事了吧?她十分惊讶的看着我,她就认我只是个普通的混混,一天到在外面无所事事。可她不知道我其实有了玉尺经后便再也不个凡人,而是一名真正的风水师!“你怎么知道的?”她反道。“从你的父母宫看出来的你父亲应该生了不小的病。”随口一说,便走入家中。她听,更为相信了,那应该我说的错,我本想进到自己房间的,被她一把拉住,牵扯到了沙发坐下。“你快说说,你可真是仙啊,居然都说准了,我父亲底怎么样啊,我妈打电话过来让我寄钱回去,我爸现在住院,可是就没跟我说到底生了什病。”这我哪里看的出来啊,要知道是什么病,那我真是神了,而且是千里眼,顺风耳!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可是依旧不依不饶,一定要我说个楚。“我饿了,晚上没吃东西”她赶忙起来,到冰箱里拿了上吃剩下的东西送到了我的面。“你就拿这些东西招待一个师啊,这也太吝啬了吧。”“家里只有这些嘛。”她显得十委屈,见她如此,我也就没再强求。我一边夹着眼前的剩菜饭,一边指了指她的左额头说:“你看看你这里,昨天还好点,今天就晦暗了很多,这地表示你父亲,现在就是他生病,所以才会这样,懂了吧。”又十分焦急的问道:“那有没什么办法解决啊?”“这个嘛我只能看,要解决的话……”说了一半,话就不说下去了,想让我白干活,我可不干。她乎还不明白,居然拿起身边的巾纸主动帮我擦掉嘴角的污渍弄的我都有些尴尬了。算了算。

盛夏岁岁朝
综合客户端

盛夏岁岁朝
app下载

玄幻  |  沐浅雯

苏雅上身白色的衬,搭配着紧身的牛裤,完美地勾勒出那一米六五的苗条材。我看着苏雅的,因为刚才的眼泪妆已经脱落。长长睫毛,配着那双大的眼睛,迷住了我所有目光。 她低着头,专情地看着我然后,用右手的中在我兄膛上滑过。个动作是如此的性 感和迷人,苏雅做每一个细节,都像这个人一样,充满妩媚和妖娆。我想在这样一个浓情的里,谁也无法逃避个温情女人的爱意也不想逃避。 她的美,足以让你在这的夜里迷醉。 苏雅是我从公园里带回的,半个小时前,才知道她的名字叫雅。一个让人无法拒的名字,和她人样,会使我在这样夜里产生无边无际遐想。一束乌黑齐的秀发,把苏雅烘得干练和高雅,典的一个气质型美女 我在公园里碰上苏雅的时候,她蜷缩一条椅子上哭泣着让人怜惜。我就是这样的哭声中靠近她,当时,只是想她一点安慰和劝解更没有想过,会有美妙的故事在我们识后发生。 苏雅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哭泣着,我从她的中,知道苏雅刚和夫离婚,丈夫带着的孩子,和另一个人去了上海。看着那憔悴和伤心的样,我不放心将她一人丢下,把苏雅带了我住的公寓。 或许是苏雅受到了感的刺伤,也或许是想用另一种方式来她前夫的报复,宣她心中的委屈。我刚回到家里,苏雅动的把我推到了墙,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润润而淡香的唇我靠了过来,轻轻碰触着我的唇。她眼神中依然带着忧,我不想趁着她情防线最薄弱的时候去欺负一个受伤的人。 我只是木讷地紧贴在墙角边,睁双眼凝视着苏雅那白嫩得让人疼惜的。 “怎么啦?是因为我的岁数比你大你不愿意吗?”苏轻吻了我一会儿,我没有主动的去亲她,她用她迷人的睛看着我,不解地道。 在回家之前,我把年龄和名字都诉了苏雅。这会儿苏雅一定是误会了芥蒂年龄的差距,以,她才会这样问 我用手指轻轻地拂起她额前的一榴发,将它们夹在苏雅耳后,手指慢慢地苏雅的脸蛋上滑落 “不是因为这个,我不想趁人之危。 “安夏,我是志愿的,吻我,好吗?果你不介意我是你姐,吻我。”苏雅视了我一会儿,重将她的嘴唇印上。 苏雅,我不介意,点都不介意,你的质和美丽,已经在见到你第一眼的时,把我迷醉。我刚没有吻你,只是害你把我误会成小人我想要的,是在你眼里成为君子。尽过了今夜,你就会我的生活中消失,为我生命中的过客我还是想留给你一美好的印象,一个人的君子风范。 我在心里叨念着,双抱紧了苏雅的腰。 “苏雅,你真漂亮”我吻着苏雅,忍住对这个女人的赞。她的形象,和我要的女人完全吻合 齐肩短发,鹅蛋般的脸,白嫩滑嫩的肤,大眼睛,组合那样的均匀,简直是我梦中的完美恋。 我甚至在想,苏雅的出现,是老天赏赐给我的最好礼。 她的出现,就在这一刻,我就迷恋了她的美丽。我知,就着几个眼色,雅已经将我的心掏。 苏雅听到我夸她漂亮,只是淡雅一。 在遇到苏雅之前,我从没有想过,对一个大我六岁的人产生好感。苏雅十二岁,估计是平保养得好,皮肤依是那样的细嫩和光,身材也保持得很,看上去就像二十、七岁的女人,更不出她是一个生过子的母亲。苏雅在的眼里,就是一个质高贵,容貌娇媚女人。 “哈哈,姐,你整我。”我被挠得嗤笑出来。 “喜欢吗?”她逗着。 我点头,抿笑着。 眼前的苏雅,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人一样,在我的嬉下,驱走了她先前那一阵子忧伤,找了快乐。 我们嬉闹了一会儿,苏雅慢到床边,站住,凝着我。 我靠近她,双手搂住她的腰。刻,在我的眼里,雅就像是我认识了年的恋人一样,没陌生。她带给我的一种轻松和愉快,对她没有任何的顾。 虽然我和苏雅是初次相逢,但苏雅给我从未有过的美感觉,我们的心在近。 窗外的夜,变得很安静。 我幸福地她揽入怀中。 苏雅把脸贴在我的心,用一束感激的眼看着我。 “安夏,谢谢你,是你在我忧伤的时候,带给我安慰和快乐。” “姐,是缘分安排我们相识,我就应让你过得快乐,充欢笑。” “安夏,不管以后我们能不再见面,姐都不会记,有一个叫安夏男孩子,在姐最悲的时候,给了姐几小时最快乐的时光” “姐,如果有缘的话,我希望能再到你。” “姐现在不能回答你,如果没有再来找你,你恨姐吗?” “不,我知道姐的心思,并不是因为喜欢我今天晚上才会和我一起,弟不会恨你我只希望姐以后能乐的生活,忘记那不开心的过去,只望姐快乐。” “谢谢你,我的小男人”苏雅感动着,用地亲了我一口,蜷在我的怀里。我紧地相拥着她,感受苏雅带给我的那种福。我拥抱着苏雅香体,闻着她淡淡呼吸气息,在苏雅温柔里,我们一起了梦乡。虽然,我苏雅只是在城市中偶然相遇。而今夜这种相依相偎,更是一对煽情男女的爱。但是,在我的想里,我并没有把雅当成是这个夜里进我生活中的夜女,我已经在心里把和苏雅的相遇,当是一种缘分。苏雅别的气质和外表的媚,深深的吸引了对她的向往。我已感觉得到,在我的中,已经烙印下了雅的样子。尽管我道,苏雅随时都会我的生活中消失,此,我们会回到几小时以前的生活状中。各自的忙碌,雅也会把我从她的忆中忘记,删除和今夜的禅绵往事。苏雅来说,我只不是她寂寞夜里的情填补,是弥补她心创伤的一个寄托。至,她会在离开我时候,忘记我的模和名字,把这一切当成是从来没有发过一样。我一觉醒的时候,和我昨夜象的一样,苏雅悄的离开了,没有留任何东西。除了身的被单还有余热,我能回想起,昨天里,有一个漂亮女睡在我的身边,她给了我快乐。阳光进来,我掀开被单想在这上面再找找夜和苏雅的温馨。单上,只有几缕秀,凌乱地洒落着。知道,这几缕发丝就是苏雅留下来的我将秀发拾起,放钱夹中。不管苏雅昨天夜里的那一场爱当成是越情也好还是把我当成是她丈夫的情感宣泄也,我不在乎苏雅怎看待这事。因为在样一个大都市中,个陌生人不期而遇彼此需要,一晚过,各自离去,谁也为谁负责的故事每都会发生。但在我脑子里,已经有了雅的影子,我无法到像遭遇一晚欢爱样洒脱地放下。苏的悄然离开,我的,竟为这个陌生女的离去,有些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