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重生之灾难归来
如何

重生之灾难归来
版本旧版

玄幻  |  璎诺

小七看着父女俩乐呵的样子,嘴角不由的了笑。“这是给你的“什么?”“打开看就知道了”萧逸趁着丫自己玩的时候,把个小盒子给了小七,七打开的瞬间,感觉别闪亮。是钻戒,小一下子捂住了嘴,世上哪个女人不喜欢首呀,小七当然也不例,惊喜来的太突然了萧逸的两次出手,让一汽水厂的生意彻底爆了起来,这种火爆持续多久不好说,但足够萧逸拿到这一百欠款了。这也是萧逸试牛刀一把,接下来拿到钱之后他才能开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今天难得有空闲,他备好好陪陪老婆和孩。“喜欢吗”“喜欢可是......”“没那么多可是,喜欢行,戴上吧,结婚的候也没给你买件像样首饰”“你最近到底做什么?”小七看着闪发光的钻戒很是艰的把眼睛移开,最近逸的钱来的也太快了“帮人要账”萧逸逗着丫丫头也没回,小的手一下子就僵硬了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情来。“怎么了,脸这么难看?”半天没到动静的萧逸,转过来看到小七脸色一片白。“你是不是帮人赌账啊”“赌账?”逸这才想起来,之前别人要过赌账。“你么老往赌博方面想啊是不是只有我赌才正”“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想那么多了,今天带俩好好去逛逛,把需买的都买上”“走喽喽,粑粑带你去买好的”萧逸没有再和小解释什么,抱起丫丫准备逛商场去。“妈,那个好漂亮呀”“粑,抱丫丫去那边看”丫丫第一次逛商场兴奋,小七也眼睛发,这么高档的地方她是第一次来。萧逸倒没什么兴趣,这个年的商场比起前世的商来说功能和设计都很后。“ 去把这件衣服试试”“不要,太贵”小七看到上面的价哪还有勇气去试。“你去试就去试”面对逸的强势,小七小心翼的拿着衣服去了试间。在小七去试衣服时候,萧逸带着丫丫悠。“就你这穷酸样能穿的起这么漂亮的服吗,赶紧给老娘脱来,你们这店到底行行啊,什么人都让进”“看什么,这衣服配穿吗,你有钱吗”人的大嗓门很快就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小看着别人用异样的眼看着她,满脸通红,副不知所措。“爸爸他们是不是再说妈妈”丫丫有点怕怕的抱萧逸,萧逸脸色一片冷,抱着丫丫直接朝小七走去。就在这个妆艳抹的女人还想骂时候,萧逸直接一个光扇上去,不止是这女人愣了,就连小七瞪大了眼睛。“你特信不信我弄死你,你不知道老子是谁。敢老子的女人”“你没吧”萧逸直接无视了前这个男人,转过头看着小七。小七摇了头,要拉着萧逸走。戚少敏,你别走啊,个打人的男人不会是背着你老公找的吧”你放屁”这个男人的彻底激怒了小七,本还想走的小七一下子爆发了。原来张大方小七是同一个厂子里的,一直垂涎小七的貌,今天看着小七穿这么靓丽,眼睛一下就直了。张大方的老哪能看不出张大方的心思来,醋劲上来对小七就是一顿臭骂。谁不知道你老公是个赌鬼,怎么有钱来这买衣服,你不是跟了的男人是什么”“你.......你”小七被气的不知道说什么这个年代女人还是把誉看的还是挺重的。不是怕吓着丫丫,萧早就揍这对狗男女了这对狗男女嘴巴实在太臭了。“你怎么就道我不是他老公?你么就知道我没钱?”就你这穷酸样,还有?天大的笑话。我敢这里给我老婆买任何西,你敢吗”“老公真好”刚才挨了萧逸巴掌的女人此刻满脸容的看着自己的男人面对这种挑衅萧逸笑一下,他最喜欢做的情就是拿钱砸人。“件、这件,还有这件萧逸没有理会张大方他老婆,对着几件衣指着,看着萧逸指的服张大方笑了,这是备买最便宜的来充数。“这些都不要,其的都给我打包”“啊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了,不敢置信的看着逸。“是我的话不清吗”“不.....不是,您确定真要这么?”“我老婆这么好,买这么多衣服有问?”“没.....没问题,我这就去”张方夫妻俩完全惊呆了被萧逸的大手笔吓到,不是说小七家里穷吃饭都是问题吗,怎突然这么有钱了。他前是见过萧逸的,之以那么说是想羞辱萧。张大方一直幻想着逸是为了面子假装的直到萧逸把钱交完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张大方现在根本顾上找萧逸和小七的麻,拉着老婆就跑,一眼就没影儿了。“你么买这么多,快去退,这得花多少钱”“管多少钱,你就说爽爽”小七看着张大方妻俩狼狈逃走的样子点了点头。“这就对,对待这种人就别和讲理,用钱砸人是最确的,买买买是最爽”“粑粑,好厉害,人跑了”“丫丫也很害”时间转眼即逝,在萧逸陪着老婆孩子时候,整个晋城沸腾,各方都关注到了八汽水厂的动作,如果第一次大家被八一汽厂的动作惊艳到而且模仿,这一次却只能慨,能人辈出啊。“少,这些钱是你的报”“好像有点不对吧“不对?”“恩,和好的数目多了不少啊“萧少是说这个啊,做主又给萧少加了五,希望萧少不会嫌弃”王长河生怕萧逸嫌少,看到萧逸没有拒松了一口气。他是真被萧逸惊到了,和他的完全不一样。原本为萧逸会仗着家里的景去逼迫对方,谁知萧逸居然搞出这么大阵势来。这让王长河了其他心思,欠他们钱的单位多的是啊,是萧逸都能帮要回来那他王长河说不准能进一步。“王经理,功不受禄,有什么需我帮忙的吗?”“萧能不能再帮我......”“王经理,咱们可事先说好的,之所做这一单,也是因为缺钱。现在钱赚到手,你觉得我还会继续你要账吗”萧逸一眼看穿了王长河的心思所以没等他说完,就始拒绝了,开玩笑,可是要打造自己商业国的男人,要不是没动资金,这一单也不做。“抱歉刚才唐突,不谈要账的事情。这里有笔生意要和萧谈,不知道萧少有没兴趣”“谈生意?

渊原生
    特色安全

    渊原生
    平台下载官网

    玄幻  |  嫣蓝

    得,我这饭还没吃呢就得回去。无奈之下站起身抖了抖有些发的双腿,然后朝着学走去,我刚到学校时正好快上课,老班看我一眼,啥也没说,没问我作业情况,只说可以进去上课了。朝着老班点了点头,到自己的座位上,不意间撇了一眼,发现伟也回来了,这狗日无精打采的眼神,一都是上网包夜去了,不知道怎么来的实验。等到下午放学的时,李婉儿照常没有理,背着书包就走了。也没继续管她,我中还没吃饭,到现在还着肚子,而学校内的商店也因为市里来领检查而暂时关闭了,放学就直奔食堂买了水饺先填饱肚子再说随后,又回了趟宿舍此刻室友们还没回来我整理了下我那两三没动的床铺,拿着充宝就奔向教室,等着自习的到来。我们学在校生是不用上晚自的,原因就在于有的生离家比较远,等到二高三学习压力更大,放学晚的话,学生夜路也不安全。出于点考虑,我们学校还不错的。但是住校生不一样了,在学校里也没啥远近这一说,此住校生必须上晚自。由于住校的人并不,老师方便管理,就隔壁班级和我们班级住校生安排在一个班上晚自习。在等着晚习的时候,我百无聊地打开了一部叫《gantz》的电影,看完后正好开始上晚自习原本以为今天的晚自和往常一样,但是今却让我见到一个人,我十分惊讶,还惧怕人。修志明。虽然他认识我,但是他的大我可是知道,高一三班霸,平时也不读书仗着家里有点钱,来校就是玩的,他虽然是住宿吧,但是基本宿舍都没回去过,在面住,更别说晚自习。我看着修志明走了来,他还搂着个女的我心都快提到嗓子眼,说真的,要是不怕才怪呢,修志明可不谢伟和陈亮那伙人一道个歉赔点钱也就算,他和秦良属于一伙,但是比秦良更牛逼有钱有势,就算捅出子来,有他家长替他屁股。不过,幸运的,修志明只是从我身经过,看我一直盯着,只是淡淡的看了我眼,便不再理我了,在我身后不远处的一空着的座位上。然后他把腿放在桌子上,了指腿,旁边的小弟了,很有眼色的替他着腿,而修志明自己是和他之前搂着的那女的亲亲我我,摸摸腿,隔着衣服又摸摸啥的,旁边的小弟看眼都直了。我也不知为啥他突然来了,但跟我没关系就行,我自松了口气,晚自习,除了隔壁修志明那班几个学生在玩手机外,其余的都在认真习,我也不例外,赶今天落下的作业。等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整理了下书桌上的课准备出教室时,由于室过道太挤,不小心到了修志明。“你他没长眼睛?”在我碰修志明后,他还没说呢,身边一个小弟推我一把,骂骂咧咧的道。“对……对不起”这么多人注视着我身边还有他不少的小,我有些害怕了,低头不敢看他们。那小还想继续骂我来着,志明却是笑了笑说,算了,这位同学又不故意的,今天心情好就不与他多计较。”小弟听完后,谄媚的了点头,然后冲着我腿踢了一脚,疼得我牙咧嘴的。“还不谢明哥开恩?”那小弟毫不管他用多大力气还很嚣张的跟我说话“谢谢明哥开恩。”志明没理我,看都没过,然后抱着身边那女生走了,他那样子我火大,目中无人,当时心里就在想,要周围没他那些小弟的,我早就把他揍趴下就他这样子还想追求儿呢,不过只是玩玩了吧。修志明让他的弟打听过我的名字,没见过我,因此我也了不少麻烦。回到宿后,洗漱一番也就躺上睡觉了,但是由于酒吧房间睡了半天的故,怎么也睡不着,在床铺上脑子里想的是今天和林灵儿发生事情,这些事情在我在看来还如同做梦一不真实。第二天一早在食堂吃过早饭后,也没什么朋友玩,也什么事可干,直接去教室,让我奇怪的是婉儿今天来的特别的,她看起来心情不错带着耳机还哼着歌。是一看到我来后就不歌了,打开了个动漫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她这样弄得我有些尴,已经一天没怎么和说过话了。“婉儿…”本来,我也就是试叫叫她,被她无视那多次,这次再次被她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很让我惊讶,她耳机取下来,转过头我干嘛。她竟然回我了,让我很是惊喜,些激动的坐在座位上备和她聊两句的时候却不曾想我的凳子不何时已经不再我屁股面,而我也没注意到直接“扑通”一下,倒了地上,屁股摔得疼。“扑哧——”婉看到我出糗的模样,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心,说实话,我已经长时间没有见过婉儿自内心的笑容了,这刻,我看到她的笑容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一,内心也是很愉悦的我愣住了,修志明怎突然找我干嘛,在班众人的注视下有些不所措,我不知道该不出去见他。但是我又到这个传话的男生眼还带着幸灾乐祸的模,指不定没安好心。坐在位子上不动,组陈亮从旁边经过,他了我一把,说:“修明让你出去见他呢。我瞥了他一眼,没理,坐在位子上瞎翻着装作一副正在学习没出去的模样。“草泥的,李玥,你不出来吧?行,有本事你丫在教室里窝一天。”志明在门口探出头指我喊了一句,然后走。我知道之所以修志不进来的原因就在于在是第二件课大课间间,这个时候年级主会来回视察各个班级况,他是整个年级的把子,老师也认识他他要是乱来的话也是一些小麻烦的。他走后,本来心里挺高兴,但是现在却又乱作团。众多同学都以一看戏的眼神看着我,幸灾乐祸的。修志明才喊我出去的时候,儿也听到了,我偷偷了她一眼,她面色如。“李玥啊李玥,你真够窝囊啊,丢咱班的脸,你至少也得骂家几句吧?”之前那传话的男生揶揄说道“没啥事儿,我是实班的学生,不跟他们些差生一般见识。”也就是嘴硬罢了,在儿面前不想落下面子这样说的。谁知道,不说差生还好,一说生,班里几个学习不的同学脸色都一变,待我的眼光都充满了恶。我心里叹了口气这时我才明白我说错了,得罪这些学习差同学们以后肯定没我果子吃。“啧啧,你天被秦良他们打趴在上的时候可没还还手,现在还在那吹呢?那个男生一脸不屑的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女主她路子野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女主她路子野
    游戏规则

    玄幻  |  初夏

    足足数十人之多!乌压一片,凶煞滔天,仿佛群西装暴徒,令人胆颤“大姐,出什么事了?为首的那名大汉,虎背腰,整个人犹如一座铁一般,泛着凶煞之气。,便是血玫瑰手下第一战将——黑虎!堂堂的下拳王,江市威名赫赫狠人。这一刻,酒吧内音乐,消失了,鸦雀无,众人的目光,尽数聚在血玫瑰的脸上。惊骇疑惑!所有人绝对是第次见到,血玫瑰会露出般失态的神情。“快!所清场!我们的BOSS到了!”什么!听到血瑰的这句话,无论是黑,还是周围的所有顾客全部愣住了。BOSS?众人根本无法想象,究是何种人物,才有资格堂堂血玫瑰,称为BOSS?哗!一瞬间,整个一楼内的所有顾客,全部腾了,一个个骇然欲绝然而,依旧未止。血玫当下继续说道:“黑虎派人守着号包厢!严禁何人打扰BOSS!”!听到这话,一道道目光纷纷看向二楼的一个包。众人的心头更是掀起惊天骇浪,他们知道,一个包厢内,竟然进了条足可轰动江市的一条龙。只是对于外面的一,包厢内的所有人,根无从得知。而此刻,一道充满着嘲讽和鄙夷的光,齐刷刷落在林凡的上。“靠!原来他就是们白伊女神的老公?天,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尤其,这牛粪不新鲜!”“谁说不是!你看看他,穿的什么烂玩意!这不是来丢人吗?”“……”一道道论声,在包厢内响彻起。足足十几名老同学,数在暗暗奚落嘲笑林凡尤其,这些人的声音虽压低,但是依旧可以听清清楚楚,仿佛林凡这刻,成了所有人嘴里的话一般。看到这幕!温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一幸灾乐祸的弧度,她早劝这个废物不要来,现怎样?丢人吧?难堪吧哼!想到这里,温倩当一招手,将所有的嘲讽奚落,压制下来后,对在座的老同学说道:“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便是我们校花女神白的老公——林凡!”轰话语一落,顿时包厢内嘘声、嘲笑声,瞬间涌。然而这还不止,温倩续满脸玩味的说道:“外,刚刚来的路上,发了一起车祸!被撞的车乃是天龙集团大少徐子以及会长独子张天的兰基尼!而肇事者,便是凡!”什么!听到温倩这句话,所有人全部吓了。被撞的可是徐子恒张天的兰博基尼!天哪谁不知道两大恶少威名而这个废物,不仅得罪两大恶少,竟然还大摇摆,来参加同学会,这是要连累他们吗?一瞬,周围的不满声和喝骂,更是此起彼伏,每一人看向林凡,犹如再看个小丑一般。群情激奋“温倩,你……”白伊俏脸,惨白一片。刚刚来之前,她将车祸的事,告诉了温倩,原本想让温倩帮自己想想办法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闺,竟然转眼便告诉了大。温倩没有丝毫愧疚,而拉着白伊,安慰说道“白伊,不用担心!我林光耀班长,可是天龙团的部门经理,和徐子大少关系极深,有他帮说话,自然安全无事!说着!温倩不由看向一带着金丝眼镜,相貌英的青年:“我说的对吗班长!”林光耀!便是前白伊的班长,同样,是白伊最为狂热的追求之一。林凡可是知道,前很多次,林光耀给白送花,甚至光明正大去伊家,要接送她,都被伊统统拒绝。听到温倩话语,白伊的精神一振她这才想起来,林光耀实在天龙集团任职,只没有想到,他竟然和徐恒有交情。当下,白伊由满脸忐忑的看向林光,紧张的问道:“班长您能帮我和徐大少说一吗?林凡他真的是无心!”机会!看着白伊紧而又不安的神情,林光的心头,狂喜至极,知自己机会来了。他没有到,自己女神还有求着己的一天。只是,帮那废物求情?做梦!虽然光耀心头冷笑不已,但脸上却浮现出浓浓的热笑容:“没问题!白伊这是一件小事,我和大打个招呼就好!”“真吗?太好了!”白伊听这话,俏脸上终于浮现一抹喜色,感激的对着光耀说道:“班长,真太谢谢你了!”白伊感莫名。只是,林凡却是到,林光耀揣着裤兜的,不断的转动,显然在暗发着讯息!不用猜,凡也可以确定,林光耀向徐子恒报讯!这一幕不由让林凡看向林光耀眸光,阴冷了几分。与同时!就在林光耀发讯的时候。整个江市,已彻底的乱成了一团。政部门、丨警丨察系统的辆辆车,在大街小巷,停的寻找一辆奔驰。天集团,一个个高层领导坐着豪车,满大街的寻林凡和白伊。十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在段时间内,徐子恒和张的额头汗水,仿佛打开水龙头一般,哗啦啦,断的流淌。他们的老子每隔几分钟便会打来一电话,每一次都是骂的血淋头,这让两位恶少简直疯了。“该死!这林先生,究竟有什么恐的背景!怎么会让我爹吓成这样!”徐子恒的色,闪烁着惊恐。他老已经发话!若是得不到凡的原谅,那么他将被出家门,一刀两断,彻沦为弃少。不仅是他!旁的张天,更是差点被哭了,他看着徐子恒,脸绝望的说道:“子恒!现在怎么办?我老子经发话,要是得不到林生的原谅!他真要弄死!绝对是真的!”恐惧张天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自己老子如此疯狂,有一种预感,若是自己有得到林凡原谅,他真会死。听到这话,一旁徐子恒,只感觉一阵头发麻。而就在他想要安一下张天的时候!滴滴一条短信的声音,响了来。“玛的!哪个王八这么不识趣!有消息不道打电话吗?发个屁的信!”徐子恒心头怒火胜,骂骂咧咧的拿出了机。顿时看到,短信来林光耀。“林光耀这个八蛋,这个时候给本少信息,若是没有重要的,看我不剥了他的狗屁”徐子恒脸上森然涌动手指一点,将短信点开“少爷,姓林的在盛世厢!速来!”轰!当看这条消息,徐子恒的身,不由狠狠一颤。紧接,无边的狂喜,瞬间涌心头

    阴冥之使
      客户端下载

      阴冥之使
      联系我们

      玄幻  |  深雪兰茶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啊,现的我也只是刚刚认识你,我前这个状态对你又不了解,还是听你多说说吧。”“那就说说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怎么追的我吧。”周婷美盾了,她直觉感到车祸有点跷,那天晚上林文峰和她通话的时候他还在广州,为什夜里会在河西市郊出车祸呢所以她既想着林文峰能早日复记忆,又有点期待林文峰近几天的记忆永远也不要恢。和林文峰在一起虽然物质差了一点,但是精神上是满的,能被一个男人当作小公一样呵护,任谁也难也割舍偏偏自己的虚荣心很强,凭么别人长得还不如自己,找男人能让她想买什么就买什?殊不知,人与人之间最怕此比较,鞋合不合脚只有自知道。到了周一,医生安排去换了头上的绷带,检查了下伤口,愈合的很不错,重包扎了一下,不过没有像原那样左三圈右三圈还绕着下缠起来,换了一个网兜像瓜帽一样盖在头顶,两条细绳着,在下巴下到了一个结。医生对林文峰说道:“头部伤已经在愈合了,等下再去个磁共振,如果没有什么问,下午或明天都可以出院的”“谢谢何医生。”林文峰到病房看了一会昨天朱胜杰来的资料,护士拿着单子陪去检查,磁共振的片子何医看了没什么问题,问林文峰下午就出院还是等到明天,文峰当然越早越好了,何医让他下午来拿出院小结,明自行办理出院结算。中午梁华又做了几个好吃的送来,说明天能出院,也是一脸高。昨天周末周婷美来陪了一,跟着林文峰在医院了转了圈,说了一天没营养的套话见他除了头上的绷带,压根像是个病人,所以今天周婷去上班了。梁淑华这二天看点端倪,小俩口在一起聊天时候,儿子话很少,媳妇说也不多,梁淑华对媳妇不是了解,但是对儿子却知根知。自己儿子不算太聪明,但做事认真,不是个没头脑的,凭周婷美的长相身材工作位,儿子即使啥都忘了,但义上周婷美还是他老婆,他牢牢抓住才对,这么蜻蜓点若即若离的模样不大对劲啊“小峰,马上出院了,回家我们也要回北口镇了,你跟美之间这么不理不睬不行啊你是男的主动点,以前的事时想不起就想不起了,你就个花样再追一次呗,她是你妇,你害什么羞呢?”“妈我不是害羞,我觉得有点想通,从你们那了解到我现在工作情况家庭情况,凭什么会嫁给我的,我是怎么追上的。”“你想那么多干嘛,你记起以前的事不就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感情可以培的,你记住她是你媳妇,条又好,结婚至今也没听到你吵嘴干架的,下班回家多聊天,没话找话呗,过几天估就熟悉了,我们那个年代媒带着见一面就结婚过日子的男女女多的很。”梁淑华其是想提醒儿子,就算周婷美点娇气,城里人嘛,多少有看不上农村的,但是他们是法夫妻,儿子结婚该花的钱花了,可不能打了水漂,早生个小孩就没有夜长梦多了“好了,我知道了,现在我体没毛病了,主要是保持心愉快,早日恢复记忆,听我经理说工作上还有重要的事等我去做呢,是我家里的又不掉的,你别担心了。”林峰看到父亲没怎么说话,又话岔开:“爸,我看了我们司的资料,像挖机铲斗车压机打夯机,我们主要是生产售这一类大型建筑设备,你机械厂和我们公司生产的东还是有点关联,你们的除尘备虽然说不能范围用在建筑,但还是有几个小产品能用上的,“比如买我们砂石分机、滚砂机的客户肯定对你除尘设备感兴趣的,回头我意一下,如果成了,到时候们厂长得给我分成啊。”林平现在分到保卫科,对厂里销售大事不关心了,摆摆手:“厂里的事自有厂长副厂负责,你把自己厂里的事情好,等到有余力时候顺便再虑。”“恩,我知道轻重,是说有机会我会留意一下,不了多少精力的。”林文峰不多说了,专心吃饭。梁淑接过话对林文峰说:“你有个精力还不如帮帮你你大姨的晓玲,她也在河西,好像一家医药厂卖药的,这几年们药厂效益好的很。“听你姨说,晓玲在河西买了房在修,年前准备一家都搬过去也就前几天在镇上碰到你大才知道的,回家我把晓玲电找出来告诉你,你们年轻人聊到一块去,还能交流交流东西经验呢。”林文峰知道亲梁淑华有个堂姐梁淑艳,二人年纪相差一岁,姐妹俩小一道长大,感情深厚,当梁淑艳家境比她家境好,嫁隔壁蓝山县马渡镇,丈夫杨博在镇医院上班。因为她结比梁淑艳结的早,林文峰比淑艳的大女儿杨晓玲还大二,杨晓玲下面还有个弟弟叫腾飞,目前大学快毕业了。晓玲大学上的就是河西中医大学,毕业后杨文博托老同帮忙,把女儿送到河西一家型药业公司春兰药业当了一医药代表。林文峰他表妹杨玲遗传了她母亲精明能干的因,人长得也不错,个子高的,从小到大只见过几次,以他俩不是太熟。最近的一见面就是林文峰婚礼上,当杨晓玲穿了一身浅色的长裙腰身收得极细,束了一根腰,将她丰满的身材衬托的很感。“妈,你说大姨和大姨是怎么想的,他们家又不是缺钱,干嘛把晓玲弄到医药司去当个销售?整天在外面乱七八糟的男人推销卖药抛露面的,他们放心吗?”“次听你大姨讲,是晓玲自己的,原本是想弄到镇医院的她自己不愿意,后来正好有么一个关系就送到药材公司,听说卖药也不错,收入挺的。“前一阵刚刚在河西买一套平方的电梯房,多万呢你结婚买的平方房子也不过万,就把我们家掏空了,要是最近这几年攒了点钱,就房子都买不起,上次你跟我你现在工资多了,小美跟你不多吧?”“妈,你看你,现在人都不认识,哪还知道工资多少呢?”林文峰苦笑对,“不过我们老大要去当总了,准备提我当部门老大到时候公司也得升,其实我销售主要是业绩提成,原来通销售员提成很少的,但是上经理工资马上提高不少,以我觉得以后赚钱机会多的。”林桂平接过话语:“不赚大钱赚小钱,首先要合法再者合规,最后合理,合肥就是国家法律不容许做的事不要做,特别是行贿,逮到要进去了,我就你一个儿子别人做不做你不要眼红,你能做。”“知道知道,就算,也轮不到我去送,级别不呢,我这个级别的也就是送烟酒联络联络感情的,达不犯罪的标准。

      重生之套利笔记
      可以选择吗

      重生之套利笔记
      苹果客户端下载

      玄幻  |  忧烟殇往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破两年,他们一家子每次来都看废物一样看我,现在我有小钱,他们就又开始讨好我当然,我也很清楚,此刻的容只不过是他们的伪装罢了最终目的还是银行卡那五十。因为昨晚妻子和我没谈拢所以两个老家伙也亲自上阵,还带上黄晓正这二流子在面前演这么一场假惺惺的道戏。这就是先礼后兵,如果后我没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会毫不犹豫瞬间变脸,到时哪里还有姐夫、女婿,骂我畜生、人渣都是轻的。更可的是,他们竟以为我不肯出给黄晓正买房子,是因为我他们宝贝儿子想拿棍子打我事耿耿于怀。殊不知他们女红杏出墙才是一切的根源。这是干什么呀,一家人哪里隔夜仇的。”我笑着推开黄正递过来的茶水。这茶,我真的不能喝,喝了就等于我受了黄晓正的道歉,然后他就会打狗随棍上,随便一句都能把我道德绑架。“这…”他们脸色全变了,但还没发作。“女婿说得对,一家哪有隔夜仇的,不仅没有隔仇,还会鼎力相助,女婿你对不对啊?”岳父的反应最,立马接过了我的话。我内暗笑,心想终于要进入正题吗?“爸,有什么话你们就说吧?”我明知故问道。“然女婿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直说吧,昨晚晓莉和你过的资助一点钱给晓正买房的事,我们想再和你谈谈。岳母附和道。“这还有什么谈的,黄晓正他一没女朋友没正经工作,哪里需要房子成家立业?”我轻笑道,有无意地露出轻蔑的笑容给他看。这下子,黄晓正憋不住,他把杯子一摔,朝我大声喊道:“林子阳你什么意思我姐在你身上浪费了这么多春,我身为她的亲弟弟,还你低声下气了,你把那五十闲钱拿出来给我买房子怎么不行了?”这场面正是我想的,越快谈崩越好,忙了一回来,实在不愿意再被这群血鬼蛀虫骚扰。而且,这是晓正先挑的事,谈崩了也是们的问题,帽子扣不到我头。“黄晓正,你又不是我儿,凭什么让我出钱给你买房,反正这事是没商量了,有事你拿把刀架我脖子上抢啊”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进室。估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破产之后就变得唯唯诺诺的,也会有这么强硬的一刻。父岳母还有黄晓正在客厅里了我很久,说我没良心,是冷血动物。我戴上耳机充耳闻,打开电脑继续弄创意设,这份东西可比外面那几个人重要多了,可谓是我进一接近周雨夕的大法宝。不知过了多久,外头没了声音,接着我收到妻子发来的微信音。“林子阳,我回我妈那了,你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误。”听着这语音,我忍不笑出声来,心想:任你回你那里住多久都行,只要拖住跟你离婚,让我先保住这房就足够了。况且,少了你在里碍手碍脚,我办起事来也加方便。迟早有一天,我会你这个贱人尝尝背叛我的滋!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给个熟人拨过去电话,第二天早,我便收到了一堆带录音能的微型摄像头,接下来,就要开始监控这对*夫**了,等把他们偷情的画面拍到,我才算得上是掌握主动权像偷拍监听这档子事情,我前就做过不少,基本是用来集商业情报和某些竞争对手把柄,对此早就轻车熟路。为破产,我遮锋避芒,沉寂两年,要不是妻子红杏出墙我都快忘了自己原本是个不于使用卑鄙手段的人。这么起来我还要感谢那对狗男女是他们的恶心行为唤醒了我心沉寂的狼性。我首先给房装上摄像头,特别是卧室,百六十度无死角。我不清楚对狗男女会不会真的胆大妄到来我房子里厮混,但只要们敢来,我就能在他们做运时给他们来一波特写。驾车到公司,我花了一个上午的间把创意设计赶好,又去办室找刘强,想着和他一起去鹏制药。谁知刘强拒绝了,说创意点是我的,创意设计是我做的,他就不抢功劳了所以我只好一个人前往滨鹏药,不过这样也好,说不定有一个与周雨夕独处的机会如此一来办事更方便。很快我便驾车来到滨鹏制药公司向前台的漂亮小秘书问了问,我很快就来到总经理办公。我在门外整理下着装,然才敲门。不知道为何,此时我有些紧张,同时又有些兴。“进来。”周雨夕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像是要人千里之外。然而,其实她嗓音挺好听的,给人一种酥麻麻的感觉,只不过语气自冰冷,听起来倒像是高冷御音。我推门而入,只见周雨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笔记本电,见我进来了也只是微微抬看一眼而已。“下午好,周理。”我客气道。然而周雨没有回应我,她依旧盯着屏,还时不时瞟我两眼,我甚隐约看到她的嘴角轻轻扬起度,像是在笑,得意的笑。了一会儿,周雨夕终于合上记本电脑,她朝我点了点头道:“请坐吧。”我顺势坐办公桌对面。“你这么快就成创意计划了吗?”周雨夕问。“完成了,如果可以的,我现在就给周经理展示讲。”我保持着微笑。“算了先不着急。”周雨夕突然站身来,这时我才看清她今天装束。黑色窄身套裙搭配白衫的ol装,两条大长腿踩着黑色鱼嘴高跟鞋,露出涂了色指甲油的脚趾,衬衫最上的两个纽扣并没有扣上,展着性感的锁骨,整个人看起干练而诱惑。只见她迈着优的步伐走到我面前,双手抱,像女王一样居高临下地盯我。我被盯得有些发毛,顿感觉情况不太妙。“林子阳你特意接近我,是不是有什阴谋?”听到周雨夕这句话我内心一惊,心想莫非她已识破我的计划了?可转念一,这不可能啊,或许她能发我一些端倪,但怎么可能直识破我的计划!难道她是在我?“周经理,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只是代表公司来你谈合作的,哪里会有什么谋,恐怕是你误会了。”我探道。“哦?是吗?”周雨朱唇轻启,很罕见地露出一得意的笑容,锐利的眼光打着我,道:“那么,两天前出现在中庆广告的事,你作解释呢?”“我走进办公室时候,你就在走廊那里了,出来时,你还在那里,甚至路跟着我进电梯,要不是你好碰见熟人,恐怕你还会继跟踪我吧,难道不是吗?”着,周雨夕打开笔记本电脑将屏幕转到我面前,接着道“林子阳,想不到你曾经也有点作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