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那个天眼女孩
下载指导

那个天眼女孩
各种活动

玄幻  |  朵咪

天绣的稀有程度虽然比不古董,但在特别的人眼里却是愿意高价求购的好东。董雅洁专做女人生意,比谁都知道,那些有钱的妇会花多少钱来买一件独无二的天绣制品。“刚才说要多少有多少,确实是张了点,”萧晋适时开口,“但是,像这样的,一月二十件,还是没有问题。”董雅洁不太关心数量她的公司走的就是高端订路线,稀少,才能昂贵。为什么都是……肚兜?”呃……”总不好说这些都从一个小寡妇那里拿的,晋尴尬的挠挠头,胡邹道“那什么,这个……拿着便。”董雅洁不疑有他,点头,又仔细研究了一会,这才正色看向萧晋,问“你想怎么合作?”萧晋:“很简单,你提供图样布料和针线,我负责找人制,不过你要先预付百分三十的款项。”“价钱怎算?”“按针数算,”萧又拿起那件绣有红牡丹的兜,说,“董小姐刚才愿花一万元买这件天绣,那们就以它为准,它的针数好大概是万把左右,一针块钱。”“这不可能!”雅洁想都不想就拒绝道。绣不同于其它绣种,因为法独特,所以有自己独有针数计算方法,董雅洁对个是了解的,因此她并不疑萧晋会在针数上作假,所以不同意,自然是因为己的利润太薄了。虽说奢品价格昂贵,但它的成本是比普通商品要高得多的毕竟有钱人没几个是真傻,你造一老头代步车,非它是劳斯莱斯,那也得有信啊!董雅洁要把天绣制推向市场,光是前期的宣投入就不是个小数目,如每件制品都让萧晋分走那多,她就算还有得赚,一半会儿也是不可能收回成的。“萧先生,刚才我之以会出一万的价,那是以只此一件,而且给的也是售价,你以此作为我方的货价,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萧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挺过分的。”董雅洁要松口气,却见他的脸上露出了可恶的坏笑,心脏由瞬间被提了起来。果然那货在片刻之后就又开口:“可是,这个世界上,像只有我能为董小姐提供种产量规模的天绣,纯粹‘卖方市场’下,您似乎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你……”董雅洁虽然是个人,但也在商界摸爬滚打近十年,深知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有心身离去,却又实在不甘心天绣”这么珍贵的商品被争对手得到。想了想,她意冷起脸,说:“萧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的司主营高端私人定制,不走量的商贸公司,你应该道,如果一件商品的利润低,那我们根本就没有做的必要。”“这个我当然白。”再怎么说,萧晋也身大家,自然不会被董雅唬住,老神在在的说,“是,请董小姐注意,‘天’本身就有其不容忽视的值。现如今,还在世的天大师可能已不足一手之数且轻易不会有作品面世。顿了顿,他身体前倾,沉接着道:“也就是说,诗国际推出的天绣制品,基上就算是‘蝎子拉屎独一儿’,这会给贵公司的品带去多少升值?会拉动贵司旗下其他品牌多少增长我想,董小姐不需要我给算这笔账吧?!”董雅洁完萧晋这番话,眼中就闪一丝讶异。她当然不需要晋替她算什么账,甚至,天绣”能够给她带来多少处,刚才她就想出了个大,除了萧晋所说的那两点还有另外一样最为重要的那就是推广“天绣”,起也能为她赢得一顶“弘扬承民族传统工艺文化”的帽子,这对于商人来说,金难求。她之所以惊讶,因为她没想到萧晋会有这见识。这家伙站没站相,没坐相,吊儿郎当的没个形,像个地痞流氓。可是这流氓却出手不凡。嬉笑吐之间带着骨子里的自信拥有月出二十件天绣的珍“生产力”,一身破破烂却用着最专业最顶级的户背包,医术更是令人惊叹这些光环已经足够耀眼,想到他竟然对商业也知之详,以二十来岁的年纪来,堪称精英中的精英。如人才,非大富之家不可能育的出来。见董雅洁久久默不语,萧晋抿了口咖啡适时又道:“话说回来,润真的会很低吗?那件牡肚兜只是成品,董小姐都意花一万块来买,那如果照你心目中的图样‘量身造’出专属于你的、全世独一无二的天绣,我收你万块,你愿不愿意付账呢”听到这番话,董雅洁就了口气,不说别的,光是专属”二字,就值得多花倍的价钱了。眼前这个一农民工打扮的家伙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知己不知,这让她非常的郁闷,于便问道:“还没请教,萧生在哪里高就?”萧晋耸肩:“董小姐客气,我只一名山村支教老师而已。董雅洁瞪大了眼,她怎么没想到萧晋会给出这么一答案,而且看样子,他的气似乎还非常的诚恳。支老师?什么鬼?富二代上下乡再改造么?心中的疑和好奇让她不想再绕圈子直接问道:“萧先生哪里?”萧晋呵呵一笑,说:董小姐不用再猜测什么了我老家在西北,大学在省,毕业后暂时没有生活压,所以就跑去支教,好给历镀镀金,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普通人。”这个身,是爷爷在战争年代救过一位开国老人给安排的,般人根本查不出来真假,以他说的非常坦然。董雅无法分辨他所说是真是假沉思片刻,说:“既然如,请恕我对于萧先生‘一出产二十件’的说辞表示疑。”“那你要怎样才会信?”“眼见为实。”“算了,拜拜。”萧晋起身走。笑话,他跟囚龙村的民又没什么多亲密的关系要是让董雅洁知道她们就绣工的话,以她的能力,稍使点手段,就能把他跟民们割裂开来,那他还赚屁钱?当然,他并没有想村民身上喝血的意思,赚是为了修路,如果没有路村民的富裕,只会加快囚村的消亡,那样一来,这切就都没了意义。董雅洁他竟然真的要走,连忙出道:“萧先生,我不明白在合作之前考察一下合作伴的生产能力,这并没有么不妥之处吧?!”萧晋过身来,语带讥讽道:“小姐,我很好奇,你吃相么难看,是怎么保持身材?”董雅洁目光有些躲闪“我、我不懂萧先生的意。”“刚才你说咱们明人说暗话,那好,咱就把话开了说。”萧晋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天的人吗?既然我不会,那对你来说,就是一个中间,就是一个‘倒爷儿’,所以敢要你一半的收入,是因为我奇货可居,天下此一家,别无分号,无论想要做天绣生意,都只能找我

报告女王,男主又跑了
联系我们

报告女王,男主又跑了
APP下载中心

玄幻  |  寞柳柔

我记得,过去老婆手机的密码是我的生日,而我的密码,是的生日。我叹息了一声,看来婆已经慢慢的变了。黑丝裤袜部被人用手指捅破了,上面还残留的精/液污痕,今天又和秦主任一起逛街,还有把手机密也换了。三件事连在一起,肯不是巧合。我的眉头皱的更深,老婆的表现,让我的心又痛恨。等老婆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再问她。表面上,我们以往没有什么区别,但我心里白,自从老婆对我开始说谎,再也没办法去相信她了。等老收拾好桌子,我准备去卧室的这个时候她竟然抱住了我,坐了我的身上,我皱了皱眉,说话,我现在很讨厌她这样亲昵举动,让我感觉她也是这样讨那个奸夫的。“老公我和你结快一年了,我很珍惜我们的婚和生活,现在我们生活渐渐好,你也快转正了,到时候我们个人工资一万多,还了房贷,可以买辆车,到时候再生个孩,老公你说好吗?”老婆她光的脸蛋擦拭着我的额头。我嗯一声,心里明白,如果老婆还这样,继续欺骗我,这个家肯会一直猜忌下去的。“老公昨我睡着了,你都没有碰我,昨其实我挺想你的。”老婆在我边轻咬着,低声羞道。难道昨裤袜上流的东西,是老婆的,是那个男人的,真的是我多想。我忍不住皱了皱眉,一想到里,我就一股怒火,让我想到婆上午商场的表现,我就断然决了那个自欺欺人的念头。“公,我今天给你一点补偿。”婆脸蛋贴着我的耳朵,嘴唇吹热气,轻声轻语的低喃。她抓了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光滑,很柔软,更是两腿慢吞的骑坐在我的身上。她的身子是撩动那股原始的火焰,魔鬼般的身材,我的手搭在她的两雪白的大腿上,她的浑圆挺翘雪臀坐在我的身上,我的耳朵她轻咬着,舌头不断舔在我的朵上,那是我的敏感地方,她里很清楚。通常老婆都是在床,才会害羞的去做。老婆此刻如其来的表现,让我皱了皱眉她难道想要用性来弥补这个家让我不再追问下去?我的腰带松,裤子就被老婆直接脱掉了就看到她魔鬼一般的身材微微动,臀部轻轻擦过我的双腿,在了我的身上……。过了半个时,结束了战斗。“老公你刚好猛,把人家折腾的浑身都还。”老婆依偎在我的怀里,脸露出浓浓的满足。我望着她的情,说实话作为男人,还是很意的,她身材和模样确实是无挑剔的,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腰身纤细,雪峰一手难握。我刚的表现确实比平常粗鲁了许,或许是想到她出/轨的缘故吧,难道她喜欢这个调调,所以耐不住平淡的生活,被秦主任趁机得手?我想到那天晚上,主任是不是也是这般撕破老婆袜,占有她的。“你很喜欢裤被捅破,从后面进去吗?”我里有一些恶心,装作随意的问。“偶尔还好吧,就是有些太费了。”老婆神色有些扭捏,我眼里,我感觉她好像很兴奋“如果有人帮你买的话,是不就可以和你玩了。”我脸色一,想到今天商场内/衣店,难道老婆的内/衣连同那件裤袜,是秦主任送的。“想什么呢老公除了你,别人也不会给我买内/衣呀。”老婆并没有发现我脸的变化,撒娇的揉了揉我的脸撅着小嘴哼道。我眉头皱的更了,我突然感觉好像不认识她一样,打心里感觉,她其实很欢那个调调。老婆的内心深处是不排斥那种新鲜刺激的性游。我决定抽空去那家店看一看或许会有新的发现。第二天我老婆一起上班,刚进了电梯,现有很多人,因为赶时间,皱皱眉还是挤了进去。她今天穿挺漂亮的,白色的收腰长袖衬,下身是黑色的条纹包臀裙,条白花花的大腿,她今天没有裤袜,白皙光滑的一双美腿,览无疑,她魔鬼一般的身材在梯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尽显无疑她刚进去停顿的刹那,胸在白衬衫里上下起伏,很多人的目都注视了过来。我皱眉拉了拉婆,让她靠近在我的旁边,然低着头看了一下手机。突然我到几个粗重的呼吸声,我愕然抬头扫了一眼,眼神内迸发出色,一个男的身子前倾靠近了的后背,一手拎着包挡着周边视线,不过他撅着屁股的举动应该再试图用那个地方往她的部上顶。我发现老婆和我一样看手机,好似没有注意一样。直接把老婆,拉到了我的前面着,回头怒瞪了一眼那个男的在这个地方吵架也没意思,对肯定不会承认,何况住在一栋的,传开了也不好。等下了一,我拉住了欲要走的老婆,沉脸问她刚刚怎么没有躲开。“么躲开?”老婆有点一愣道。你自己的身子,难道你自己没感觉,刚刚有人占你便宜,靠那么近,你难道没有觉察到?我皱眉很是不满道。“老公电里人本来就多,碰一下也很正的,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老公不说了,我上班快迟到。”老婆笑着,就拉着我的胳,催促着我朝外走。“不是我家子气,你的身材这么好,如不保护好自己,万一对方得寸尺,到时候我不在,你会吃大的。”我有些不满她很随意的度。“老公其实你有点大惊小了,电梯里人本来就多,难免碰触一下,有时候坐公交车,这人还多的,我总不能不让别上电梯,坐公交吧。”老婆有哭笑不得,好似认为我太神经了,急着要走。“你是不是很欢,这样的感觉。”老婆的解,直接点燃了我的愤怒,我突拉住她沉声道。“老公别吃醋,我以后会注意的。”老婆语柔软了下来,拉了拉我的手臂她以为我只是在吃醋。老婆的话突然响了,我瞥了一眼看到然是秦主任的名字,我眉头紧,大早晨的打什么电话,难道忍不住了,又想约她去开房?到他们聊了一会,老婆有些皱的样子,隐约间好似听到是让快点来。我冷笑一声,如果不我在这里,两天肯定聊的很开,昨天在商场可是有说有笑的我装作没听到,看向其他地方过了两分钟老婆挂掉了电话,着我的胳膊催促我赶紧赶公交她这么着急,真的是去工作吗我为了不让老婆起疑心,嘱托坐公交车注意一些后,跟着我去了学校,上午两节课上完后我想起了老婆的事。老婆和秦任在一个同单位,除非不让她班,否则难以避免的两人会经碰到,我又不能一直跟在他们边。一想到老婆在医院里,她天穿的这么漂亮,连裤袜都没穿,裙子下露着白皙的长腿,个秦主任会不会受不了,直接进办公室就开始折腾她

薄先生是儿科病号
指导经验

薄先生是儿科病号
是什么软件

玄幻  |  荻葵

“这个我知道,前刚工作的时候就和我讲过,不现在的公司都是业务说话,邓爷说过‘不管白猫猫,抓到老鼠就好猫‘,只要把务能力过硬,走哪都不怕。”二又各自抽上一支,讲了讲最近发的大事,有一搭一搭的随意聊着当林桂平聊到小的时候,林文峰话题引偏了一点在林桂平的心里下了自己身份比上周婷美这个想的种子。第二天午顶头上司李大和朱胜杰来看望文峰。李大国今岁,一米七左右个子,大概有-斤,圆圆的脸比较,一对小眼睛转转去,不太严重朝天鼻,厚厚的嘴唇向外翻着,天面带笑容,看的时候眼珠直转让人感觉就是个型能说会道的精人。不过李大国文化程度不高,振华机械做了多了,算是老资格,和他差不多资的老人要么早就高管,要么就走了,听说公司有让他成为负责整销售部的副总经,留下的销售经职位他打算推荐文峰。朱胜杰比文峰还小一岁,点大学毕业的,林文峰的关系比近。他刚来那会文峰已经就职一多了,销售二部个人中正好他二加上一个销售助范萱萱年纪相仿所以也就经常一吃饭喝酒K歌,业务上许多不懂的题,林文峰也乐提点他们二人。萱萱是销售二部销售助理,其实就是内务,专门责二部所有业务的合同、协议、账的文书工作。萱萱是个五官普但组合在一起却得很精致的女孩俏丽而有韵味,着一头短发,看去精神抖擞,不今天有事没有过探望林文峰。“叔你好,我来看文峰,前天交警电话打到我这里时候,我都急死,正好我在出差昨晚刚回来,不前天就过来了。李大国朝着林文父亲一边寒暄一递上果篮。林桂接过果篮对李大和朱胜杰说:“谢大家关心,小年纪轻,以后有的不好的地方大多原谅原谅,来坐坐。”林桂平着引二人到床前“兄弟啊,大难死必有后福,我表咱销售二部来望你,没撞坏啥件吧,哈哈,你是咱二部的万金哦,工作的事情要着急,安心养,其他事情哥哥你搞定。”李大微微拉住林文峰手握了握。“谢领导关心,感谢导百忙之中抽空看我,您是我们售二部的经理李吧?医生说我脑被撞失忆了,暂的暂时的。”林峰不得不假装迷了一下,“还有位兄弟,能过来我的,肯定咱俩系够铁的。”“嘿,我是李大国你小子连我也记起来了,失忆的严重啊,从你进销售二部起,就直跟着我,回头帮你好好回忆回,这位是朱胜杰以前你带过他,俩关系不错的。“哦,那我叫你哥,回头业务上事情还真的需要帮忙,咱卖的是,卖给谁,怎么,这些我得从头一遍呢。还有老同志,以前我带你,现在你得带我了。”林文峰脸轻松的跟他们暄,其实林文峰李大国还是很感的。林文峰刚进司的时候,李大也刚当上销售二的经理没多长时,作为新员工,文峰坚持每天早公司分钟打扫部卫生,主动帮经和同事做一些小,比如起草合同打印复印文件、至代同事见客户偶尔出差在外,事们就会怀念有文峰在公司的日了。李大国初当理,有什么事都安排林文峰去办二人关系逐渐加,李大国见林文不像是假装讨好家,而是实实在做事,后来也尽栽培,慢慢的,文峰成长为李大得力助手,除了一些大的业务中乏一点点果断,也能独挡一面了“峰哥,这是小情,我们卖的机呢翻来覆去就那个种类几十个规,主要的客户我有记录,回头我理一份给你。”胜杰没有经过其公司的历练,在司里的整体表现是中规中矩,为不像高伟和钱忠那样一个自私自,一个爱打小报,还善于伪装的面上还是和和气的。“前几天你我一道去的广州一批设备,本来到今天估计会有初步意向的,不谈到一半他们蔡临时接到部里通去北京开会了,几天就会回来,私下里接触了他其他人员,结果太好,最大的竞对手给出的条件比我们差啊。”大国把这个消息诉了林文峰,上公司中高层开会得知自己可能提副总,所有这个子对李大国尤为要,没有顾得上文峰现在是个失状态。“李哥,要咱们产品质量硬,价格合理,此基础上,找蔡私下里联络联络情,我们有信心下这一单。”林峰表起了决心。呵呵,你小子开了啊,原来不是见不得这一套的。行啊,看你身恢复的怎么样吧听医生的安排,取早日恢复早点来帮我,等后天班,我让小朱把些资料整理后给拿来先看看。”一单的前期工作多都是林文峰做,李大国当然还想让林文峰继续下去,否则在如艰难局面下中途人,肯定要丢单。“好的,李哥正好我住院这几把公司的产品和务熟悉一下,特是对手的资料,烦老朱帮我收集下,做到知己知百战百胜。”“的峰哥!”朱胜连忙答应。李大又和林文峰林桂闲聊了一会起身备告辞,没到饭,林文峰也没有多挽留。中午梁华和周婷美提着组饭盒给他爷俩过来。“我给你的黑鱼汤,还有的木耳肉片,土蛋炒虾仁,没买猪脑,不然给你个猪脑汤。”“别别,妈,猪脑可吃不惯的。”文峰对吃喝没有究,但是作为销员,在外经常吃,除了几样特别东西忌口外,基上啥都吃的,不的东西中就有猪。“老伴你也过吃饭吧,我和小在家吃过了。”淑华招呼林桂平过来吃饭。等到人把几盒饭菜一而空,说明了梁华的烹饪水平还不错的,平时和婷美在家要么出吃饭,其他时间本上都是林文峰的饭,和梁淑华烹饪水平比,林峰还是差了一点,不过也算尚可老俩口收拾一下回去了,留下周美一个人和林文聊聊天。“上午生查房怎么说的”周婷美提起了题。林文峰随意看了一下周婷美:“没说什么,说一切正常,明星期天了,何医把今天和明天的水都开好了,周拆绷带看看伤口合的怎么样,再一些检查才能给下一步方案。”这二天你都没有好和我说话,感很陌生。”周婷盯着林文峰看,像在看一个陌生。林文峰也盯着婷美看,也好像看一个陌生人,过他没有对她读,这几天情况乱糟的,怕是她心也想不到其他什事情

末世重生之修仙传奇
演示活动

末世重生之修仙传奇
ios版可靠

玄幻  |  蝴蝶飞飞

而就在徐子恒满脸懵逼的时,却隐隐的听到,旁边张天打的电话之中,同样传来了道惊怒恐惧的怒骂声:“张,你个小杂种惹大祸了!我拟大爷,你竟然敢得罪林先!快!快去给林先生道歉,则,你特么就不是老子的儿!从此给我滚,老子再也没你这种小王八犊子!”张天“……”看着手里挂断的电,张天同样目瞪口呆,怀疑错了爹。尤其,当他看到,子恒同样懵逼的神色后,一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二人的头。“子……子恒哥!我们像闯大祸了!”两大恶少这刻,头皮瞬间炸裂。他们根无法想象,能够让自己二人老子,尽数惊恐到如此的程,那林凡……究竟是什么恐人物!“快!发动一切人脉找到林凡,快,否则等林凡到我们,我们死定了!”徐恒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而发出一道惊恐欲绝的声音。瞬间!两大恶少,犹如热锅的蚂蚁,赶紧给一个个人脉拨打电话,发动寻找林凡的狂行动。怕是林凡都想不到这一刻,整个江市都被彻底动了。夜色渐渐降临。而作江市最大的会所——盛世,是一如既往的灯火辉煌,人攒动。一辆奔驰车,停在了世会所的门口,而从上走下男一女,正是林凡和白伊。伊的俏脸,依旧有些苍白,眉之间蕴含着浓浓的担忧和重。毕竟,这一次得罪的可江市两大恶少。那么日后的烦,想起来都让白伊心颤。白伊,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就在这时。一道清脆仿若银的声音响起,却见一名身材丽长裙的美艳女子,快步走过来。这名女子,便是白伊同学兼闺蜜——温倩。不过在她看到白伊身边的林凡之,温倩秀眉瞬间皱了起来,上浮现出浓浓的厌恶和鄙夷色:“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而且穿的和乞丐一样,这么酸,不是让老同学笑话吗?温倩的话语,没有丝毫留情瞬间让白伊有些尴尬。只是尚不等白伊回话,温倩的目一转,盯着林凡,居高临下说道:“喂!你个土老帽,来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我们同学会吗?若是让别的同学到你,你不是让白伊丢人吗”“赶紧滚!哪里来滚哪里!真是恶心!”温倩话语尖刻薄到了极致。瞬间,林凡眉头微微一皱:“关你屁事”什么!听到这话,温倩和伊尽数愣住了。在她们的印之中,林凡平日里懦弱卑微哪怕是被人指着鼻子骂,都脸相迎,她们怎么也没有想,林凡竟然如此不客气的反。“你……你!!!”温倩下被噎的满脸涨红,指着林竟然说不出话来。深吸一口,她这才将怒气捋顺,不由极反笑:“好!既然你不怕人,那就来吧!今天就让你见世面,知道自己是什么东!”“哼!人均一万的消费算是便宜你个土鳖了!”说,温倩看都不看林凡一眼,着白伊便向着会所之内走去而林凡则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跟在其后。盛世会所!是一餐饮娱乐一体的豪华会所。楼便是酒吧,刚刚进入便可听到震耳的轰鸣声,嘈杂、暗,里面的每一个人仿佛奔的野马,在摇晃自己的身体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刚进来,林凡的目光,便不由主的被最高处的一个卡座,吸引了。那个卡座,位于酒的最高处,从上往下看,俯一切。仿佛这个卡座,便是个酒吧内的王座一般,高高上,只能仰视。不仅如此!个宽大的卡座上,仅仅坐着个人。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艳女人。她仿佛整个会所内女王!那一双玉手,摇晃着酒杯,淡淡品尝的尊贵和气,让人怦然心动。似乎观察了林凡的目光一般,前面的倩,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鄙和玩味:“你个土鳖,没见吧?告诉你,那是盛世会所玫瑰王座!也是这里的主人—血玫瑰的私人卡座!除了,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坐!”玫瑰!这三个字,对于林凡说,极为陌生,但是对于整江市来讲,却是无人不知。人不沾血,沾血必杀人!血瑰,乃是江市手眼通天的人,通吃黑白两道,威名赫赫无人敢惹。当听到这三个字就连白伊,也是俏脸微微一,不敢停留,和温倩继续向二楼走去。不过在她们后方林凡则是眉头微微一皱。不为何!他感觉那个‘血玫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林凡淡淡的摇了摇头,当下未在意,便跟着二人向着二走去。与此同时!在玫瑰王之上,血玫瑰一边淡淡品尝红酒,一边双眸直勾勾看着里的一张照片,神色惊喜、茫、感激和亢奋。“原来你我的老板!”血玫瑰看着手照片上的男子,这一刻,仿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她还一个小女孩,家逢巨变,父、亲人尽数被一群国际巨凶寻仇而至,全部杀死。而就她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的候。却是出现了一个少年。少年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是身手鬼魅的超乎所有人想,那个国际巨凶手下,足足十二名金牌杀手,尽数死在少年的手里。直到最后!那国际大佬,也惨死在少年手。他救了她的命!血玫瑰永忘不掉,那个少年稚嫩而又毅的面庞,那是她的恩人。到长大后,她成了盛世会所主人,但是依旧不断的派人寻找自己恩人的下落。直到天!当上面将一张照片,发她的手中,她这才明白,自当年的恩人,便是自己现在幕后BOSS!“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你的面孔,一辈子都无法忘却!”血玫看着照片,惊喜而又彷徨。照片上的男子,正是……林!而就在这时!当血玫瑰的光,扫过刚刚走上二楼的一身影之后,她的娇躯狠狠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是……”这一刻她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卡座站了起来,而后将手里的照,和前方那个男子的面庞比。直到她确定是一个人后。!俏脸大变,仿佛疯了一般赶紧走下卡座。哗!当血玫从玫瑰王座上走下,整个一酒吧,都是猛然一静。一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血玫瑰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血玫流露出如此骇然惊惧的神情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人或一般。嘈杂的议论声,在酒内,响彻起来。这还不止!啦啦!一名又一名身穿西装彪形大汉,从人群之中,鱼而出,眨眼之间,来到了血瑰的身前

逼王七夜穿越异世
日志指导

逼王七夜穿越异世
下载安卓版

玄幻  |  如婧

大大小小的行李包放进屋里,李小亮开始向外礼物。刘忠军的有,李双的有,李大双媳妇宋莲的有,刘安家的当然有,剩下还有些给街坊居的。李小亮本身的东不包,穿的用的就一包外加一台笔记本,书什的他没带回来。“你这子,每次回来都搞这么,自己在学校也不好好养身子,我看着比以前瘦。”李忠军老怀大畅数落道。他本身的性格不张狂强横,这些年来当爹又当妈,现在脾气是温和。“我在学校吃很好。”李小亮憨憨笑说。同外面比起来,家确会给人一种贴心的温。“你怎么这时候回来?”李忠军问了一句,过没等李小亮回答,他一拍大腿道:“看我,人一老就不行,你这么回来肯定没吃饭,你们坐着,我给你们做饭去”林玉芳赶紧站起来说“李大爷,你别去,我吧。”“不行不行,刘媳妇,你也是客人,还我来。”正说着,外面个二十来岁的女人一步进门,手里还端着一个筐。“咦,来人了。哟是小亮回来了。”“嫂。”李小亮站起来。来正是李大双的媳妇,宋莲。宋巧莲二十二岁,李小亮大一岁。个子有米六左右,丰乳肥臀,好看也不难看,很标准那种农村女人。有些小子,好占点小便宜,但肠不坏。与李小亮的关还不错,她有个弟弟,小亮每次回来,她都让弟弟跟李小亮学习。李亮的辅导高中生都没问,更不要说小学生,今宋巧莲的弟弟就考上了重点中学。宋巧莲对李亮也是心存感激。“刚来吧,快坐快坐,累了路了。”宋巧莲说着,饭筐放在桌上,里面是好的香梨。“先吃点梨我去做饭。哟,刘家大也在啊,你杂回来了?俺们家小亮路上碰着的”宋巧莲仿佛这才看到玉芳一般,虽是招呼着语气却带着一份淡淡的讽。李小亮更加感觉不劲了。他看了李忠军一,道:“嫂子,你别忙了,一会我自己个做就了。我哥怎么样?”“哥……”宋巧莲脸色有难看,目光闪烁。“别这浑小子,不务正业,了一帮子狐朋狗友的混。”李忠军愤怒的一拍子道:“我,我真想打他的腿。”院门咣当一被人推开,一个男人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正是大双。“哎哟,我杂听谁说打断腿啊?爹,你要打断谁的腿?哈哈,你儿子说,这事让我来我兄弟多,你说一声就。嘿嘿……”李大双醉东倒西歪的向堂屋里走,嘴里嚷嚷着:“哟,天人挺多啊,爹,你来友了么?喝了么?咱们喝点……我告诉你们,上林在平罗,有啥事提李大双,管用……哈哈爹,拿几个钱,最近手不宽敞。”李忠军气的哆嗦。宋巧莲飞快的瞄李小亮一眼,没吱声。实李忠军与宋巧莲都有尴尬。无论是李忠军还李大双,都是只指望着里的庄稼,别的没有生之道。李大双的新房新子,娶宋巧莲的钱都是小亮高考状元的奖励所。李小亮只是留了部分身上,绝大部分都在李军那里。李忠军说留给小亮结婚用,但李小亮在意,他一开始就想把些钱留给李忠军养老,大双结婚的钱他也出的心情愿。不管谁的钱,李家算是有钱了。有钱,就有人打主意,也有巴结。李大双哪里会想些,结果交了一帮混吃的狐朋狗友,流氓地痞自己钱没了,就向李忠要。李忠军毕竟是他爹也不可能一分钱不给他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况。李忠军老脸一红,起脚上的鞋,急走两步就要抽李大双,李小亮忙拦下。“小亮你别拉,今天我非抽这浑小子行,越来越不象话了。“爹,你别这样。”李亮怎么会放手。谁知这,李小亮感觉肩头的衣一急,随即被人拉着半身,接着就看一个拳头面打来,鼻子一酸一疼头一晕摔在地上。“呸我说是谁,是你个狗东。”李大双扑过来,对李小亮拳打脚踢:“李亮,你居然敢回来,你我的住我的,我娘因为没钱看病死了,我因为没钱上学,没钱娶老婆我要打死你!”李小亮在地上,苦笑不已。说话,对于李忠军老伴的,他真的有愧疚感。当李忠军老伴得着病,吃鸡蛋,李小亮一半李忠给他老伴一半。李小亮想,如果没有他,或者忠军的老伴会活的更久些。李家养了他,给了命,他觉着这个情还不,李大双打他,他又怎能还手。“够了,你个儿子!”李忠军挥着手的鞋就向李大双身上抽李巧莲也慌忙上前扯他丈夫,林玉芳站在那里知道如何是好。“你打!”李大双冲着李忠军道:“你打,你打死我了!小时候你因为他打,现在还打我,你打死你打死我你没儿子!”你……”李忠军指着李双,气的手脚发抖的说出话来。李小亮连忙趴来,扶住李忠军,对李双道:“大哥,你少说,你看气的……”“我么凭什么少说!”李大跳着高的吼道:“你叫大哥?谁是你大哥!你真当这里是你家啊?你是没人要的野种!”李亮目光一冷,这句话让从心底发寒。李忠军一耳光打在李大双脸上。你给我滚!”没想到,话让李大双歇斯底里的着跳着。“好,我滚!滚!!我凭什么滚,我你生的,这是我家,不他的。要滚是他,不是!!李小亮,你滚,你我滚。”李小亮一闭眼猛的睁开,抓起地上的,抬脚向门外走去。“亮!”李忠军同宋巧莲追了出来。“小亮你不走,这是你的家,你走哪里?!”李忠军拉住小亮说。宋巧莲也跟着:“小亮你别向心里去你哥这是喝糊涂了,他里不是这样……想的。李小亮惨然一笑,他看自己说话都底气不足的巧莲,又看看死死抓着的李忠军,道:“爹,没生气,真的。他喝多,我没喝多。我明白,是我的家,你们是我的人,这是改不了的。”顿了一下,接着道:“因为这样,我不想咱这家闹的不象家。再说,也长大了,不可能窝在们家不出门,我要工作我要赚钱,我会有我的活。早点,晚点都一样我出来不是怄气,是不大双哥闹起来,到最后的家不象家。”“我…这次来是要实习,也不常在家里住。又何必让老生这个气,我不想大哥心里难受,嫂子也跟不舒服,我会回来,爹你不用担心。”宋忠军不放开手,嘴里不停的:“小亮小亮,这不行你知道这是家你就不能。”那样子象是一放手李小亮就会再不见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