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酒店窗外惊现眼睛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酒店窗外惊现眼睛
萌新指导

玄幻  |  醉蓝

“儿子,妈妈织了一月才织出来的,希望喜欢”那件毛衣织的微大一号,老妈知道还在长个子,真的很心,我一直穿到年才穿,然后放在家里,的时候母亲把它拿给舅家表弟去了,我回以后冲我妈发火,第天亲自到舅舅家拿回件毛衣。当我接过这毛衣的时候眼泪止不的流,哽咽着叫了一"妈妈这一声妈妈真的是情真意切,因为她我在千里之外的异地乡感受到了母爱,来妈妈的关爱。老妈也眼睛湿润,快吃菜,天妈妈陪你多喝几杯一顿饭就这样其乐融的吃完了。在老妈家完晚饭以后,爷爷奶进房间休息了,她家四层的楼房,爷爷奶住一楼,爸爸妈妈住楼,苗苗住在三楼,楼没人住,我上去参了一下,其中四楼有房间打扫的很干净,来苗苗和我说,他妈打扫那个房间就是来给我住的。她们一家真的很喜欢我的,真想把我招回家,如果来年过来,肯定是跟她爸爸学做生意,然娶她女儿,而我也走一条捷径,所谓出道巅峰也不过这样了。过因为多种原因,我是没来,天意如此。观了一圈之后,我和苗出了家门,鬼使神的我就带着她来到了馆门口,我那时是真接受苗苗了,情人眼出西施说的就是那时的我。因为喝了酒,点兴奋,我没问苗苗意见就开了一间最好房,手里还有块钱呢爷爷奶奶给的,拉着上了三楼,她好像也识到什么了,低声在耳边说;要避孕。我想那么多,她也许是朝被蛇咬,十年怕井了。跑到楼下小店一,没有卖的,药店离有点远,万一没有还白跑,就回到楼上了苗苗坐在床上看电视不敢看我的脸,我那应该很兴奋了,酒精刺激和荷尔蒙的分泌我失去了理智。我把套裤子都脱了,光着子钻进被窝,就去拉,让她进被窝,我把调打开,灯光调的很,黑暗中感觉到她窸窣窣的脱衣服,留了衣,下面粉红色的小,进了被窝。我开始她的脸,眼睛和鼻子用舌头舔她的鼻子,说很难受,很多女人不喜欢舔鼻子,我也舔过,说不上来的怪感觉。有点恶心。要狂的感觉。她喘气声始大起来,说实话我知道我喝酒以后是什味,但是女人喝了酒发情了以后嘴里那个确实不是那么好闻。避开她的嘴,她还一劲的来拱我的嘴。我解她的凶照,半天没开,她笑我,从那以我苦练这门技术,练几十个女人。我记得老婆第一次的时候,秒开她的凶照,她很惊,说我是高手。最她自己解开了,我搽还挺有料,有C大小,小内也是她帮我脱的过程就不多说了。那我梅开二度,接着上帽子戏法,大四喜,子登科,年轻就是好,我近年来梅开二度一只手都能数过来,时候不是讲数量而是量了,再说了我也不那么挥霍我的身体,饥渴的女人总是喂不,就用道具伺候她。后一次是天快亮了,勉强流出几滴,实在货可交了,她才放过,据她说也已经快两没滋润了,真是早熟厉害啊。我一直睡到多才起来,浑身不得啊,走路有点飘,那候油条那已经辞了,来我们上街吃了一碗饨,不得不说那边的饨真的很好吃,后来上海这么多年都没有过那味的馄饨。我让回去再睡一会,我赶去厂里上班,不知道了多少高的萝卜了。破最后一步了以后,系比以前更好了,她乎是从我上班一直陪我下班,对我的依恋喜欢与日俱升,深陷河了。多少次,我在头干活的时候,她就怔的这么看着我,一的痴迷,让我想起了朝伟的那句经典台词人一被尬,就很粘的甚至有一次,我就留在她的闺房,当然没弄出太大的动静,在窝里悄悄的动作,压着喘息,早上我五点在悄悄的溜走,下楼是掂着脚。十几天以,进入腊月了,厂里工作也快接近尾声了很少有拉萝卜的车来,池子里的装完就该假回家了。随着假期接近,思乡之情也越越浓,我和她一起上买东西,准备给父母哥哥的礼物,初这天我离职了,那时候离假还有几天,不管明来不来我都不会再装卜了,苗苗说和我一去杭州发展,我也是心的憧憬。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从小就知。杭州我也去过很多,年玩网游的时候,个道侣就是杭州的,过五六次,她有老公在游戏里每天叫我老,声音很好听。表叔道我要回家,他就和开始算账了,他要到才回,我等不了,其我进厂以后给他帮忙没想过要他的钱,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算的什么伙食费,住宿费我给了他四百块钱。还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妈的,表面老实的我是最恨的。二十多来,我都不喜欢和这面相的人打交道,我愿和一个看起来就很的人来往,有时候不钱的事情,他的态度我很不爽,他嫉妒我了一个本地姑娘,那人平时说话都阴阳怪的,要说当初也是你我去的老妈家。腊月八,我踏上了返乡的车,苗苗一直送我到车站,老妈也来送我截,唯独表叔那些人来一个,有时候亲戚不如一个陌生人。我到我们那的地级市,做汽车回县城,然后大巴回村里,那时候通已经很方便了。回老家,父母特别开心我拿出礼物给他们,拿出两条红山茶的香给父亲,这是老妈买父亲的,本来还有酒我怕太重就没拿,火上好像也不允许带。母最关心还是姑娘的相,身高什么的,我他们说了我很喜欢苗,也没敢说招亲的事,只是偷偷的和母亲我们已经有那种关系。我拿出我赚的钱交母亲千块,那是我省俭用存下来的,在萧几乎都不花什么钱,亲听说我每天早上点起床去翻油条赚块钱也是不停的抹眼泪,有妈妈不疼儿子的,知道我在家也是曹家少爷啊,正儿八经的主家少爷,村里很多家以前都是我家的长,就现在回家还有老叫我少爷。其实我自也不知道我对钱是什概念,我拼命的赚钱后存着,再交给母亲我没有一点不舍,包现在也是,我在家不钱,没钱了就管老婆。我回家的第三天,是第四天,一个出租直接拱到我家门口,时我在和村里的小伙打牌,那些小伙伴看打扮的很洋气也是很慕,好多都没出过门,天天往我家跑问东西,我时不时冒一句山话骂他们,他们还哈大笑

天天向上火影忍者
支持哪个好

天天向上火影忍者
单机游戏下载

    玄幻  |  睿婈言

    不过她也没那么笨,可不会让这男子干拿这些钱,她目光四处扫了一圈,无巧不巧的落在看好戏陈六合身上,道:“这位大哥,现在没时间,能不能劳烦你帮我他去医院?一定要做检查,做一全身检查。”陈六合没想到事情烧到自己身上,他想也没想就直摇头:“哥们没时间,你没看到正生意兴隆吗?一分钟好几块钱下呢。”换来的是无数鄙夷目光特么的就你那收点破烂还生意兴呢?美女车主显然也没想到陈六会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不解风情这让她更加气恼,不知道今天出是不是没看黄历,当即瞪着美眸:“我补偿你!”说着话,又掏了几张红票子,有四五张。陈六换脸比翻书还快,登时眉开眼笑扶着三轮车上前:“好说好说,人为乐是我辈应当尽的一份义务”没脸没皮的接过钱,不理会美车主那鄙视的目光,陈六合来到瓷的男子身前蹲下,笑眯眯道:钱都到手了,还躺着干什么?赶收工吧。”一句话,让美女车主急,质问陈六合:“你知道他是意碰瓷的对不?那你刚才为什么帮我说句公道话?”陈六合愕然无辜道:“我不知道啊。”“还不知道?那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么意思?什么钱到手了,可以收了?”美女车主死死盯着陈六合秋水般的眸子都快喷出火星了:你们是不是一伙的?”陈六合哭不得,没想到这个娘们耳朵还挺的。“哎哟,疼死我了,没天理王法了,撞到人还敢反咬一口,讹你了啊?我这条腿是真的断了。”碰瓷男的苦声哀嚎帮陈六合去了尴尬。陈六合连忙点头,抓他那条看似红肿其实完好无损的腿,用两根指头捏住,也没见怎用力,只听一道及其轻微的“咔”声传出,紧接着碰瓷男浑身颤,口中传出杀猪般的嚎叫,满地滚,冷汗都流出来了。现在,他是正儿八经的断了骨头,不过不被撞断的,而是被陈六合捏断的陈六合虽然不喜欢多管闲事,但于这样比他还没有追求的人,陈合还是很痛恨的,既然你想白赚人钱,那多少总得付出一些代价?凡事一定要专业,做戏做全套“看到没,他真的没骗你,他的真的断了。”陈六合对美女车主道。美女车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况,不过那碰瓷男的痛苦表情还很瘆人的,她也不想在这里多待狠狠瞪了陈六合一眼,上车前,看了看陈六合那辆破三轮,丢下句话:“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才发动车子离去。反正陈六在她心中,已经跟不是好东西这个字挂钩了。“好了,人都走了别死叫,拿着这一万块钱自己打去医院吧,治好你这条腿估计还剩余个几千块钱,足够买些营养。”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碰男疼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口齿都颤抖,恶狠狠的盯着陈六合:“子,你是混哪条道上的?信不信现在就弄死你!”陈六合不紧不的掏出兜里那三块五一包的红梅叼上一根,道:“我知道围观的里面有三个是你的同伙,你想划什么道道呢,我都可以接着,不我还是想友情提醒你一声,我能断你的腿,同样也能捏断他们的。”顿了顿,陈六合笑嘻嘻的说:“我劝你今天的事情还是见好收吧,以免事情闹大了,对你也啥好处,还有,赶紧让你的朋友你去医院接骨,不然再耽误下去我不保证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说罢,陈六合潇洒的弹了弹烟,蹬上那辆独具一别的破旧三轮拉风离去。就在他刚走,人群中有三个青年围到了碰瓷男身边:大哥,就这样算了?发句话,我跟上去找个没人的地儿弄死那小。”“少他吗废话,赶紧送我去院,山水有相逢,这个仇老子以再报。”碰瓷男哀嚎着。杭城虽是华夏国的二线城市,但其底蕴人文,却有隐隐超越一线城市的头,自古都有一句话,上有天堂有苏杭,苏杭里的杭,指的就是城。这里有景色秀丽的西湖,有凄美催泪的神话爱情故事,更有一股子独属这个城市的婉约。如把这座城市比作一个女人,那绝是大家闺秀、温婉贤淑的极品货。杭城大学是华夏国有名的十大府之一,能在这座学校就读的,算得上是天子骄子了,起码在做问这个领域要高人一筹。当然,样的顶级学府一向藏龙卧虎,从缺少一些达官显贵、商界名流之。不过对于这些,陈六合同志却点也不关心,他此刻正蹲在那辆引了无数目光的破旧三轮车旁,着一根烟欣赏着来来往往的高材。啧啧,那一双双充满着青春朝的大白腿,真特么的修长白嫩,一张张清丽精致的小脸蛋,绝逼秀色可餐。陈六合觉得自己一直在这里都可以,晚饭都可以省了就在陈六合大饱了一顿眼福的时,杭城大学那气派无比的大门处出现了一个独具风格的女孩。女与常人不同,因为她坐着一个电轮椅,一出现就吸引了无数人的光,当然,投在她身上的不光可仅仅只是含着异样的轻蔑,更多则是一种情不自禁的瞩目。坐着椅的女孩并不是有多漂亮,光论貌的话,她顶多也就能打个八十分,与惊艳毫无关系,可是她身有着一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恬而内敛,还有一种让人讶然的自,她的这种气质,才是毒药,能人流连忘返。一看到这个女孩出,陈六合赶忙丢掉手中的香烟,起身,对着空气用力哈了几口,定口中的烟味没那么浓了,才屁颠的跑了过去。他虽然才出狱半月,但每天不管刮风还是下雨,雷打不动的要来接她。“哥,你抽点烟。”沈清舞对着陈六合说,没有小女人的娇嗔,却带着一关切的命令。“嘿嘿,好,少抽抽。”陈六合这个杀人如麻的杀机器,对眼前的女孩却没有半点气,言听计从,一直堆着笑脸,是那种发自内心毫无半点勉强的脸。沈清舞,这个老沈家唯一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血脉,是这个界上唯一能让陈六合毫不保留全心对待的人。如果说远在京城那号称第一美人却薄情寡义的女人让陈六合打上九十五分,那么沈舞则能让陈六合打上一百分。没半点水分的满分!也是他心中唯一个完美的女人!一个是穿着邋不修边幅的破烂大叔,一个是半不遂坐着轮椅的残疾才女,这个合委实所向披靡,过往之人无不目观望。但对于周围的目光,无是陈六合还是沈清舞,这两个堪妖怪级别的人都压根不会在乎。坐稳了。”陈六合打了声招呼,手一用力,就把沈清舞连带着至有几十斤的轮椅给抬了起来,轻自如的把轮椅和沈清舞放在了三车斗内

    宝马7系
    平台下载网站

    宝马7系
    APP指导

    玄幻  |  寒噤

    张强也站起笑哈哈地说“大家还是下车吧,改再唱哈!”个多小时的程,很快就市区酒店了团友们等车妥后,纷纷着行李包有序地下车。强提着赵倩自己的行李,与赵倩并跟着队伍走酒店。赵倩吃完晚饭回酒店房间洗把脸,正想,张强会不找她一起逛?她渴望着等待着,向着。正在这,赵倩的手就响了。她看,是张强她:“晚上起逛街好吗”“好的呀!去哪儿逛呢都有谁一起?”赵倩激地回道。赵口头上这样张强,实际想和张强单行动。正中倩下怀,张说:“就咱,我在酒店口等你!”倩发了一个心的表情过,激动地说“我马上到请帅哥等我”张强在酒门口盯着大,急切地等赵倩,不时看手机上的间表。也许人都是这样说马上就到还是要等一时间的。这候的张强有焦急,就怕倩改变主意但他又能耐等待着,不等多久,只赵倩能来就。大概过了分钟左右,倩就到了,于张强来说好像等了一。看到赵倩,张强激动说:“谢谢老师赏脸!!”赵倩学张强,微笑说:“不客,这是我喜的事儿!”强哈哈大笑来说:“太幸了,也有女这样说!赵倩边走边着说:“这是你常说的句话吗?哈!”张强甜地看了看赵说:“看来也会甜言蜜啊!赵美人”赵倩也甜滋地笑了笑:“这都是你学的啊!妹专家,爱专家!”“家不敢,专还说的过去!去哪里玩?要不我陪去服美儿买衣服?”张凝视着赵倩道。他能抓女人的喜好懂得女人的思,的确称上撩妹高手赵倩淡淡一说:“不用我不太喜欢实体店,我衣服基本上是网上买的这样省时间,逛实体店费时间。”强稍微弯下端详着赵倩本正经地说“我给你买!赏个脸,我一次表现机会好吗!赵倩心里甜滋的,嘴上说:“不要无功不受禄我们还是去公园吧,公安静。”张满脸笑容地:“那我们去南岸景观园吧,那里常安静,绿成荫,空气新,是一个恋爱不二的择。”赵倩了笑说:“想得美啊?才不和你谈爱呢!”张招招手,拦一部出租车两人坐上后座。张强说“师傅,我去南岸景观园,多少钱我先给你!师傅说:“概十元吧,会儿打表再吧!”张强着赵倩的手赵倩也没躲。彼此心里吃了蜜似的十五分钟就了目的地,们付了车费了车,牵着并肩走进公。公园上没多的人,他边散步,边嘻哈哈地聊。这时,一年轻夫妇牵三、四岁的孩儿走过来小女孩走在间,看到张和赵倩喊道“叔叔、阿好!”也许赵倩的职业发作,也许母性在作怪看到孩子就奋起来,蹲去抱着小女笑着说:“朋友好!谢啦!”小女笑着说:“姨,你不用气!阿姨我欢你,你好亮哦!你叫么名字啊?赵倩亲了小孩一口笑着:“阿姨叫倩,小朋友什么名字啊”小女孩也着赵倩的脸亲了一口说“阿姨,我雯雯,上面个下雨的‘’,下面是章的‘文’”赵倩笑着:“雯雯的字真好听,好可爱,阿也喜欢你!夫妇俩笑着:“雯雯,们该回家了不要影响叔阿姨。你们好玩,再见”夫妇俩牵小女孩向公的门口走去赵倩笑了笑:“张强,喜欢孩子吗”张强使劲点了点头说“我超喜欢子,更喜欢孩子,我希有一个像你样美若天仙女儿。你给生一个吧!不好?”张总是会借题挥,说得赵晕乎乎的,滋滋的,美哒的。于是赵倩便迷失方向,顺着强的话题说:“要是生男孩儿呢?张强开心的着说:“那再生一个啊”赵倩又说“第二个还男孩呢?”强调皮的笑盈地说:“生一个,直生女孩为止!”赵倩瞟张强一眼说“你想得美!我又不是育工具,哼”他们走着着累了,就到一条长椅下来。在微的灯光下,强握着赵倩手说:“我你,咱们在起吧!自从识你以后,每天都想你真的想你!是很认真的答应我好吗”此时此刻赵倩的心跳特别厉害,深情地笑了说:“张强你真的喜欢吗?那为什到现在才告我呢?”张盯着赵倩的说:“你太、太优秀了我不敢向你出来,就怕到你的拒绝所以才等到在啊!”赵虽然没有在言上答应张,但却乖乖让他紧紧的着。赵倩和人拥抱虽不第一次,但知为什么心得空前厉害他们在公园椅子上坐了久,很久,对一对疯狂第一次拥抱吻的年轻人说,只是一间的事儿。了许久,赵轻轻地推开强说:“张,咱们回去,太晚了!天还要排练!”张强神地凝视着赵说:“倩儿再坐一会吧我不想就这和你分开,想一辈子都着你!”“儿,我们还回去吧,来方长呢!我希望你就这抱我一辈子我也不想离你啊!”赵柔声柔气地。张强有点奈地笑了笑:“那好吧咱们先去吃儿东西,不你会肚子饿!”“还是要吃了,我胖!”赵倩辞着。张强道:“你的材非常苗条比舞蹈系的孩还好看!微胖一点点事儿,再说一次夜宵也不了啊!”好!恭敬不从命,那就吧!吃什么?”赵倩不扫男朋友的,便笑着说张强抬起右指了指前方笑盈盈地说“美女有请”赵倩扬起说:“帅哥面带路!”倩跨步向前去,张强紧着。他们才了几步,张越前一步牵赵倩的手说“倩儿,咱并排走!”好哒!你的真暖和,血方刚,有阳之气!”赵笑了笑说。强得寸进尺笑嘻嘻地说“我的身体暖和,冬天像火炉,我以为你暖和辈子!”他边走边聊,会就到小吃了。“倩儿你喜欢吃什?我来点!张强问道。倩故作无所的样子说:没事儿,你什么我就吃么,我对吃有太多的讲。”其实,倩喜欢吃店的牛肉片,她不说,让强去猜,看眼前的男人底懂自己多。

    名侦探柯南
      综合客户端

      名侦探柯南
        支持安全

        玄幻  |  怡澜

        西山义勇军无次的大小战役,莫不有丁雄身影。同昌地上无论鬼子、军还是大小山上的马帮土匪听了丁雄的名谁不颤上三颤虽说蝎虎子从没见过丁雄,一听许三姑说小道士的眼神丁雄相似,不得心中暗暗吃。这话要是别说的话,可能没什么准谱,许三姑当年是山火狐狸的部,她说的话,是还得做数的如此一来,众的目光不由得都集中在田豹的身上,田豹站在地中央却笑非笑,反而了个稽首,口:“无量佛!“嘿!”草上到是笑了,“这熊样,还能大名鼎鼎的丁九分相似?许家的你可别逗。今天这是事多活儿忙,等天闲下功夫来,我好好拎扯扯他。”这“扯拎扯”是东土话,可以理为“教训教训或是“玩弄玩”的意思。那许三姑还没说,一边的李白却突然一拉草飞的衣角,低道:“说话小点!”看李白不似开玩笑,由得草上飞心暗暗吃惊。这白脸可是蝎虎的结义兄弟,不是头一天出闯江湖的生荒,怎么看李白这意思,好象是怕了田豹子分?平常草上和李白脸关系不错,闲下来偶尔比划比划草上飞自认李脸的功夫也不自己之下,怎这小道士有啥天本事,能把白脸吓成这样那李白脸站在边,却还觉得子发凉。直到在心里还在想,那小道士是么出剑的?怎一招就把自己治住了?这事传出去的话,李白脸以后也用再行走江湖。“嘿嘿!”虎子突然冷笑两声,站起来着田豹子一抱,“想必道爷是圣清宫后山田道长了,常王道长说起,算久仰大名了能让王道长赏的人不多,本应该好好的喝杯,向田道长教讨教。不过天实在是不方,田道长也能道,今天我们穷党’出大事。我们几个人白石沟许当家,正在商量大。田道长不是们‘穷党’的,在这里怕是有不便。还请道长行个方便避一下,等这事过去了,我虎子得出闲来咱们二人好好点,也算认识!田道长意下何?”要说还蝎虎子久闯江,别看不识几字,可这场面的话,却说得头是道。只拿睛扫视着田豹,心想不管你小道士有啥本,大爷我几句还不把你给挤出去?其实在心深处,蝎虎也说不上为什,反正就是觉这小道士的眼太可怕,有他这里,指不定出啥意外的事“就是,就是…”玄机子也了过来,对田子说道,“我田豹子,今天里没你啥事,快点回后山。这‘穷党’能能过得了今天上,都说不定。你收拾收拾西,回头真要……真要是…唉,反正我肯叫人去通知你你直接从后山走吧。”虽然机子没说“真是”什么,可意思,大伙也都听懂了。就许三姑都皱了眉头,自从西的义勇军解散后,这王道长“穷党”就算同昌地面上唯一支本地的抗武装了,这“党”要是再散,光任许三姑她手底下这百号人,肯定是不住鬼子的,晚有一天,许姑也得带着人路。“我知道大事了。”田子的声音不高“这不才来了?”说着,又处看了看,“行,不算伤元。咱圣清宫的,还有多少?“算上我还有十七个。”玄子下意识的答,立刻又问,你问这干啥?“你看看,这还有二十多活吗?”田豹子笑,“我让大子在外头探着呢,别看鬼子得紧,但这牵岭四通八达,凭外头那百十鬼子,还困不咱们。一会儿大肚子回来了你们跟着大肚走,估么着天前就过闾山,清河方向走,子拦不住你们放心吧。”“?”玄机子一,“你……你话啥意思?”这话都听不明?”田豹子也一愣,“你们这破山洞子里个啥劲?现在黑,鬼子还没现这里,等一儿天亮了,鬼肯定搜山。有青皮跟着呢,么大个山洞,以为藏得住?时候,还不是当了鬼子的刀鬼?”田豹子话虽然冲着玄子说的,可一的蝎虎子、许姑等人也是心一凛。这一晚坐在这尽干些扯羊皮的事,事还一丁点都商量呢。等一儿天亮了,鬼开始搜山,到候把山洞一堵就连锅端了,个都跑不了。我……我不走”玄机子突然红了脸,“王监被鬼子抓了还有八十多位门也当了鬼子俘虏,你……让我扔下他们就这么跑了?不走!”“对我们不走!”说死也不能走”跟在玄机子后的几名道士纷说道。这些都是圣清宫的,平常也是王长的心腹,本想着让蝎虎子人带领着他们救王道长,现田豹子突然说他们走,个个动了起来。“?啊?”田豹看看这个,又看那个,一脸疑惑,“不走不走留在这干?”边说,边手一个一个的着,“等死啊”“死则死矣”玄机子大声道,“人生自谁无死?可今我们非救王院不可!”“哟哟……”田豹牙疼似的喊了来,“劲头不啊?还救人?就你们几个?别动,别激动,先不说救人的,我问问你们个,王道长是么让小鬼子给的?”被田豹这么一问,玄子等人顿时没话音。今天晚就是这件事,处都透着诡异到现在也没人白,牵马岭老是怎么让人给的,王道长又怎么被抓的。就这事都整不白,还救人?田豹子的声音有点高了,“屎你们都抢不热糊的,让人了还替人数钱!”“我……玄机子一时语,被田豹子一训,让玄机子脸上有点挂不了。“我说,道长……”蝎子在一边有点不下去了。那机子毕竟四十的人了,这田子说出大天去超不过二十五咋训玄机子就训三孙子似的“没你事。”豹子却一瞪蝎子,“不好意,这是我们道里的事,轮不外人插嘴。”刚蝎虎子说今晚上的事是“党”的事,让豹子回避,现田豹子反过来了句“道观里事”,不由得蝎虎子有点脸,却不知道怎还嘴才好。“们一个个的,着王道长不是天两天了吧?田豹子却不再会蝎虎子,转脸继续训着玄子等人,“长脑子不行吗?天晚上这事还不明白?没有鬼的话,王道能让人抓?内是谁都不知道你们还敢去救?鬼子等拍着掌等你们去呢”夜已深,山凛冽,虽是背口,可那丝寒却总是越来越。插在洞壁上火把摇曳不定映得众人脸色乎明乎暗

        奔跑吧兄弟
        是什么意思

        奔跑吧兄弟
        最新可靠

        玄幻  |  小米粒

        完成任务了,就可以美美睡觉,一大早就起床把晚写的东西塞进邮筒里,然继续到书店门口等着。“小子又来了,科长。”“就是一头猪,他车上拉着个人,你空手都跑不过他”坐在车里的是丨警丨察科长张大志,两个副科长洋、代源。“科长,让下的兄弟跟踪,多一些人,能取得成绩。”张大志有胖,脑满肠肥的长相,脸也坑坑洼洼的,还带着些光,看着不怎么体面,“是重要的人物,和他接头肯定是大人物,我们要亲跟踪,人多容易走漏风声这杨归远跑了,你我脑袋保不住,明白不?”代源头,“知道了,科长,我觉这人力车可能和杨归远一伙的,就是故意帮他甩我们。”“少废话,不要借口,不要跟丢了,杨归今天去过什么地方,和谁面,所有消息我都要,据靠消息,今天他要和大人接头,你们警惕点,”张志打着呵欠下了车,“我去睡一会。”“我们知道昨晚科长辛苦了,”唐洋,“你放心好了。”张大走后,车里就剩下唐洋和源。“这辛苦活是我们的出事了算我们的,功劳是长的!”唐洋看张大志走了,揭下帽子盖在脸上睡。“就不要发牢骚了,你,我盯着。”代源黑瘦,头和唐洋差不多,他盯着店。一会儿工夫,唐洋就始打呼了,睡得很香甜,知道过了多久,代源喊他“唐洋,醒醒,出来了。唐洋睁开眼睛,看了看,,“呵呵,你看,今天他走大路,我们用车跟,我不相信他能跑得过汽车!代源点头,便发动汽车,慢跟在胡耀祖身后。“老,我们今天去哪里?”胡祖问杨归远。“你按照我的走就行了,跑快一点,加钱。”“好的。”过完段大路,杨归远让胡耀祖窄的地方走。胡耀祖也没想,他猜想杨归远可能要路了,但是本田只让他跟,没让他抓住书店老板,以他无所谓地继续跑。进小路以后,杨归远观察了阵,汽车当然没有跟上来下车的两个人好像也已经丢了,他对胡耀祖说,“面有条巷子,你在巷子口一下。”胡耀祖跑得不快他故意放慢脚步,看有没人跟踪。“就这里。”“等你吗?”“不用。”杨远把钱付了,推开巷子第家的大门,走进去。虽然归远说不用等他,但是胡祖仍然没有离开,毕竟他活儿是跟踪,还是接着跟较稳妥。他把车停在原地想等等看杨归远还出不出,等了十几分钟,还没有,他忍不住走到门边,用睛瞄着门缝里面。好像并有人,他试着轻轻推开大,里面空荡荡的,人都没一个,而且这个院子一看没住人,到处是灰尘。咦翻墙跑了?胡耀祖想着,好退回来,准备继续拉车,刚跨出大门,就被枪指头了,“不要动!”“大,有话好好说,能不能放枪?”胡耀祖慌乱地缩着子。“你拉的人呢?”“这个屋,就不见了。”代的枪并未放下来,还指着耀祖的头,胡耀祖只好乖举起手站在原地不动。唐进了院子,里面只有一间,一个大院坝,里里外外有一个人影,他焦急地走来问代源,“我们把人跟了,咋办啊?”“先把这子押回去,杨归远说不定经回书店了,之前我们不跟丢了几次吗?”代源说“我的哥,这次不一样,像是真的逃跑了。”唐洋脸紧张神色。胡耀祖站着敢动,他知道,枪是一秒以打死人的。代源比唐洋静,“不慌,先把他带回警丨察厅再说。”说完给耀祖屁股上一脚,“走!“两位,我的车。”胡耀扭头看向自己的人力车,是一块大洋的押金,可不丢。“你都要死了,还想你的车?”唐洋说完,和源都坐到人力车上,“走!”拉一个人胡耀祖跑得快,拉两个大男人还是有吃力,到了丨警丨察厅,源看着唐洋,“我们把科的车忘在大路上了。”唐说,“我去打电话告诉科现在的情况,人跟丢了,自己倒回去开车。”代源头,下车走了。唐洋押着耀祖到了刑讯室,这种地,不用问,只要看到屋里东西,就知道他们要干嘛胡耀祖后悔了,真不该答本田去跟踪书店老板,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唐洋粗麻绳将胡耀祖绑在钢铁大型十字架上,就出去打话了,十分钟后,就听到大志在走廊里骂人,“我是叫你们看紧吗,怎么让跑了,你们两个是饭桶吗”唐洋怯懦地回答,“科,我们把那个人力车夫带来了,在刑讯室。”“打让他交待!”张大志快步了刑讯室,脱下大衣,一话也不问,拿起凳子上的子就开打,代源也站在一,一人一鞭轮流着打。胡祖虽说在湖边培训的时候过不少苦,但是这种挨打真没遇到过,几鞭子就打他嗓子都要叫破了。“你不要打了,你们问,我全说。”胡耀祖哀嚎地求饶“你叫什么?”唐洋马上始发问,三个人死死盯着耀祖,他哪怕有一丝犹豫者闪缩都躲不过。“胡耀。”“哪里人?”“广州。”“你是红党?”“你搞错了,我就是人力车夫我不是红党,我是下苦力。”胡耀祖大声回答。“不老实,再打。”张大志里的鞭子马上甩了过来,刚才打得还狠,胡耀祖感自己已经皮开肉绽,他痛大声喊娘。“你现在可以了吧?”唐洋又问。“你我说什么?我也是跟踪了店老板的,凭什么抓我?胡耀祖咬着牙问。“有人你跟踪?是什么人?”张志听到这话,将鞭子丢到上,走过来使劲捏着胡耀的脸。胡耀祖脸都被捏到变形,含混不清地回答,日本人。”张大志一个巴甩到他脸上就走开了,“还不老实,拿日本人来吓我?”代源手里的鞭子马打了过来,一鞭子,两鞭……张大志大喊,“打,打。”胡耀祖痛得大叫,以说是在哭嚎,“大哥们求你们不要打了,我说的真的啊,真是日本人让我跟踪的啊!”“好,我信,哪个日本人让你去的?说说他的位置!”唐洋问“桐城路三号。”胡耀祖答道,他痛得龇牙咧嘴,体的肌肉全部紧张地收缩,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顺脸颊流下来,有些汗水流伤口,噬咬得伤口剧痛,更加痛苦地咧着嘴。张大坐在椅子上,盯着胡耀祖虽然不太相信,但是看胡祖的样子的确不像是撒谎怕真的搞错,他转头,“洋,带兄弟去核查一下。